126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疆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1395 风起归途 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青叶7      更新:2022-02-14 22:04:07     

推荐阅读:少年阿滨文全(Ben) 每天激情时(高H、NP)(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女婿与岳母(摩丝) 少妇之白洁(白洁) 污文(污到你湿透) 刮伦小说大全(好大好涨水多) 淫男乱女(笨蛋英子) 最美儿媳(冲天炮) 少年阿宾(全)(赵氏嫡女) 盲人按摩师 苏倩(苏倩许文)

铁木真的驾崩并没有使草原的天空乌云密布,或者是出现暴风大雪、电闪雷鸣、暴雨倾盆的奇异景象。

相反,随着天气越来越暖,草原的天气可谓是风和日丽,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地上的羊群成群结队,一天一地之间加上那绽放着新的生命的青山绿水,使得草原上的一切看起来都充满了勃勃生机。

一队队的铁骑大军驰骋过露出淡淡黄土的草原,带起一股如黄龙般的灰尘,但也在短时间内便消失殆尽。

马背上的人各个是神色凝重、如临大敌,从各个方向如同一条条溪流,向着蒙古大汗王帐所在的方向奔流而去。

朮赤此时的心情连他自己都难以形容,有父汗突然驾崩的错愕,也有一阵莫名的紧张与欣喜,甚至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神情凝重的在众多部族可汗的注视下,缓缓走上了那象征蒙古可汗的王座上。

察合台、窝阔台此时的心情,虽然与朮赤大不相同,但随着父汗铁木真的驾崩,两人在眉头紧锁心情沉重之余,也不得不思考着关于蒙古可汗王位的事情。

拖雷去了宋廷,如今还不知道是否已经在赶回的路上,但可以确认的事,按照时间来推算,即便是他们兄弟四人是一同得到消息的,但拖雷也绝对会是最后一个赶回来的小可汗。

可即便是如此,如今可能还远在宋廷的拖雷,就像是一片乌云一般,无论他们怎么在草原上风驰电掣的驰骋,拖雷就像是那头顶的云彩一般,一直紧紧的跟随着他们,在他们心里留下了如同落天上白云所遮掩的、落在地面洁白羊群上的阴影。

“父汗会不会直接把可汗之位让给拖雷?”窝阔台呼吸着草原上带着芬芳泥土味道的空气沉声问道。

“不会。”察合台毫不犹豫的说道:“轮也轮不到他,何况我早就听说,父汗在得知自己时日无多时,就曾经告诫过拖雷,不得跟我们二人争夺可汗之位,但……。”

“但什么?”窝阔台挑眉问道。

“想要继承可汗之位,必须要得到几乎所有部族大汗的拥护,这显然不是一件在短时间内就能够完成的事情。而在这段时间,父汗早就有旨意命拖雷监国摄政,这一决定也得到了大部分部族大汗的认同与支持。我怕的是在这期间会发生一些我们无法预料到的变故。比如……朮赤与拖雷之间这些年的关系,以及跟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些我们现在都没办法确定,拖雷一旦回来监国时,他会倾向于谁。毕竟,一旦他开始监国摄政,他的态度可是会影响很大一部分大汗的态度。”察合台神情凝重的说道。

“可如今拖雷恐怕还远在宋廷,不是吗?”窝阔台冷笑一声说道。

察合台的神情依旧凝重,不过也跟着冷笑一声,看了一眼窝阔台后道:“不错,正是因为拖雷受父汗之命出使宋廷,才使得拖雷监国的身份变得稳如磐石,别忘了,宋廷还有一个叶青,而拖雷此次前往宋廷,除了受父汗之命去叶青那里寻求支持之外,还能做什么?”

“你是说宋廷叶青也会参与进来?那这……到底是父汗生前的意思,还是你的猜测,或者是拖雷出使宋廷的目的?”窝阔台继续问道。

察合台摇了摇头,望了望王帐的方向,叹口气道:“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父汗让拖雷出使宋廷,就是为了借叶青之势来保护拖雷。”

“如此说来……那么我们就只有一个敌人了。”窝阔台的冷笑更浓,甚至是带着隐隐的杀意。

“是啊,就剩下一个敌人了,只要没有了他的威胁,一切就都好办多了。”察合台虽然身为铁木真的次子,但这些年来,因为朮赤的身世,使得他则是常常以长子自居,所以对于蒙古可汗的位置,他自然是势在必得,甚至从很早就认为蒙古可汗的位置非他莫属。

窝阔台嘴角的冷笑与杀意更浓,这还是他第一次从察合台嘴里听到,察合台不再把朮赤当作竞争汗位的对手,而是当成了敌人来看待。

“也许眼下就是一个最佳时机,不是吗?”窝阔台侧目看着察合台淡淡说道。

察合台扭头看了看窝阔台,嘴角的笑容看起来颇为欣慰,但并没有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是勒了勒手里的缰绳、双腿用力拍打着马腹开始加速向着王帐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而与此同时的宋廷新都城燕京燕王府内,叶青面色如水,看着眼前一言不发的拖雷。

整个诺大的书房内便只有他们二人,叶无缺甚至是包括耶律楚材等人,如今都在另外一个议事大厅内等候着他们二人。

“你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叶青打破了书房内的沉默问道。

拖雷依旧是一言不发,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抬起那张在得知铁木真驾崩之后,仿佛在瞬间就变得成熟了很多的脸庞,眼神清澈而明亮,看着叶青又是顿了下,才开口说道:“父汗让我出使燕京时,我心里就隐隐升起了不安,但是我……但是我心里还是抱着一丝的侥幸,相信父汗能够撑过去。可我也想过,很有可能在我出使宋廷的这段时日里,父汗会……。”

看着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不少的拖雷,叶青此时的心里也说不上是欣慰还是遗憾,但不管如何,这个时候坐在他面前的拖雷,因为与叶无缺年纪相仿的缘故,多多少少还是让叶青有些心疼。

“你打算怎么办?”叶青注视着拖雷,声音显得很温和。

叶青的温和显然让拖雷感到有些诧异,仿佛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并非是宋廷权势滔天的燕王,而是自己的父汗铁木真一般。

虽然他的父汗铁木真,与眼前的燕王叶青,在样貌上有着极大的不同,完全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可就在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何,眼前的燕王叶青,却是给拖雷一种仿佛是铁木真正欣慰、温和的望着他的错觉。

“父汗……父汗在我出使燕京前,就已经秘密跟其他部族的大汗商议过,一旦他出现了什么意外,在汗位继承人还没有定论前,暂时由我监国。这件事情也得到了绝大部分部族大汗的支持跟同意,父汗驾崩后,可汗继承人也将从我的三个哥哥中选择一个。”拖雷望着叶青那温和以及坚定的眼神,内心深处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安心,不再像刚得知铁木真去世的消息时,内心充满了无助跟彷徨。

眼前那温和带有坚定的眼神给了拖雷一丝丝的倚靠,让拖雷在此刻觉得,父汗铁木真突然驾崩之后,可能这个世上最能够倚靠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敌人燕王了吧?

“你想没想过有朝一日成为蒙古国唯一的可汗?”叶青嘴角带起一抹温和的笑容问道。

这个笑容在拖雷眼中如春风一般让他感到安心,完全没有去想,燕王叶青的这个笑容中到底隐藏着多少深沉的阴谋与奸诈。

有些发愣的拖雷面对叶青的目光,不自觉的低下了头,片刻后点了点头:“想过,但……父汗的旨意我不想违背。”?“若是察合台、窝阔台排挤你,朮赤也不会帮你的话,你怎么办?如今就算是你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草原上,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在他们选出可汗之前监国吗?”叶青深吸一口气问道。

“不知道,不过二哥跟三哥应该不会的,他们应该清楚,这些年我在父汗身边也得到了不少部族大汗的拥护,若是与我为敌,对他们继承可汗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好处。”拖雷抬起头,稚嫩的脸庞微皱着眉头,不过依稀还能够感受到拖雷对于这个问题而散发出来的自信。

“但如果你的二哥跟三哥他们少了你大哥朮赤这个竞争对手了呢?”叶青转身走回到宽大的书桌后面坐下道。

拖雷抬起头,再次注视着神情温和的叶青,想了下后,不自觉的摇着头道:“大哥赶往王帐的一路上,肯定会有所防范的。二哥跟三哥不一定能够如愿。”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因为你父汗还在,就算是他们私下里有些什么你来我往的小动作,但都会碍于你父汗的震慑而不敢放开手脚,但如今还一样吗?”叶青微笑着继续说道:“如今铁木真驾崩了,不管是朮赤也好,还是你二哥、三哥如今可是都没有了顾忌,完全可以放开手脚用他们这些年培养的势力来对付对方。至于那些你寄予厚望的各个部族的大汗,恐怕也乐意看到这一幕出现,毕竟,如此一来,一些人也就可以不必夹在两者之间难做人了,不是吗?”

“就算是如此,但不是还有我吗?”拖雷自信的说道。

“不管你二哥还是三哥成为了蒙古国的新可汗,你觉得,那些原本拥护支持你的部族大汗,还会一如既往的向你父汗在世时那般拥护支持你吗?而你的二哥、三哥可还会一如既往的对你放心?以及你这一次出使宋廷,难道他们就不会心怀不安吗?就不怕有朝一日你会跟他们抢夺可汗的位子吗?”叶青一连串的问道。

拖雷平静的看着叶青,显然并没有被叶青一连串的问题给难住,也并没有让他的心里泛起什么更大的波澜来,就像是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般。

“燕王叔的目的又是什么?”沉默片刻的拖雷突然对叶青问道。

“当然是整个蒙古国的草原。”叶青含笑回答道。

拖雷面对叶青的回答,却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顾自说道:“即便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清楚父汗让我出使燕京的真正目的。昨夜里无缺却说,我父汗让我出使燕京的目的,便是希望我能够得到王叔的庇护,保证我在草原上的安危。可如今看来,父汗好像错了。”

“宋蒙本就是一家,不过是当初你父汗自立为王罢了,如今你父汗已然过世,宋廷借此机会收回原有的疆域并不过分。当然,或许你认为我是在强词夺理,但即便是你父汗其实也很清楚,我叶青攻伐夏辽也好,还是谋划金国也罢,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蒙古国,都是为了让当年的汉唐盛世在大宋朝重现。所以如今燕京以北的疆域是蒙古国也好,还是部族林立的草原也罢,终究是要全部并入宋廷的疆域中来。”?“吐蕃也在内吗?若是我没有记错,吐蕃可从来不曾归顺过中原王朝。就算是你们引以为傲的大唐盛世,也不过是让草原各部族尊称皇帝为天可汗,而吐蕃那时候好像并没有归顺吧?”拖雷待在铁木真的身边,显然没有少从八思巴那里学到关于中原王朝的历史。

“事实确实是如此,但如今已非往昔,当年不曾办到的事情,不代表如今依然办不到。宋廷的盛世终究会到来,蒙古或者是草原,随着你父汗过世之后,紧紧凭靠你们兄弟四人,或许可强盛一时,但显然无法强盛一世。宋廷有宋廷不为人道的难处,但相比较而言,要比你们草原的问题小的多、少的多,不是吗?”叶青笑着问道。

随即不等拖雷说话,叶青便继续说下去,道:“或许每个王朝都有每个王朝的使命,但终究是要海纳百川、万变不离其宗,成为华夏文明的一部分。想要脱离中原王朝,怕是既不现实也不太可能。毕竟,就算是如今的宋廷答应,恐怕流传了数千年的华夏文明也不会答应。”

“可游牧民族与中原民族终究并非是同源同种,为何就不能独立于农耕文明?”拖雷微微皱眉道。

“离开中原文明,游牧民族可能独善其身?若是能够不依赖中原文明而存活,那么你们又何必每到荒灾之时以掠夺中原百姓来续命呢?既然中原文明于你们有救命之恩,那么说其完全独立,岂不是贻笑大方?”叶青的态度渐渐变得强硬起来,刚刚的温和在说话间也快速消失不见。

拖雷深吸一口气,他心里很清楚,跟叶青做这些口舌之辩他本就吃亏,即便是这几年来,他在父汗铁木真以及高僧八思巴身边学到了不少关于中原王朝的知识,但面对叶青那强硬的论理,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有百张嘴恐怕也辩不过叶青,而且更令拖雷感到沮丧的是,宋廷如今的实力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上,都因为叶青的加持而变得强大无比。

“我想要一座不亚于燕京繁荣的巨大城池,我想要百姓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我想要草原上牛羊成群、各个部族之间都能够和谐相处,不再为了牛羊、女人、草地而相互厮杀,我想要一个祥和的洁白蓝天与成群的羊群,想要看到长满肥膘的骏马在草原上无忧无虑的驰骋,还想要看到我们的女人、孩童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们的勇士脸上同样也充满了成就,这些……燕王能够做到吗?宋廷又能给我们吗?”拖雷再次发问道。

叶青并未立刻回答拖雷的问话,何况他也知道,想要让草原实现拖雷的问话,说容易也容易,但说难也很难。而且这个充满了浓浓理想世界的问题,几乎没有一个准确标准的答案。

游牧民族逐水而居,争夺肥美的草原早已经是他们的传统,想要在草原上束缚住他们等同于把草原上的骏马困在一片荒凉的草原上,无疑于是让他们等死。

而若是在这个时代,任由他们像从前那般逐水而居,那么为了草水丰富的草原,游牧民族的各个部落显然又少不了你死我活的争抢。

“时间或许能够给你答案。”叶青看着拖雷,缓缓开口说道:“想必你也听过这么一句话,努力或许不会成功,但不努力却是绝对不会成功。想要实现、看到你理想的草原生活,与其问我能否给你一个保证,倒不如从你踏出第一步开始,我们一起努力。”

拖雷轻轻咬着嘴唇,显然此刻他心里也是充满了矛盾与纠结,并非是说他有意要归顺宋廷,而是在现实与实力面前,尤其是在他性格变得有些务实的前提下,拖雷在面对叶青时,也不得不去考量归顺宋廷这个可能。

他清楚,就算是自己不同意归顺,以如今蒙古国的形势,恐怕也很难挡住叶青,以及宋廷麾下的铁骑前往草原上征服他们整个民族。

可若是让他跟大哥以及二哥、三哥来争夺汗位,这对于拖雷而言也是一件让他为难的事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海贼王之邪恶大将(寒夜孤灯一手撸) 洛尘(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 天才神医混都市(杨天) 武道霸主(蒙面加菲猫) 重生之都市仙尊(洛书) 天才医生(杨天韩雨萱)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次元法典(西贝猫) 华丽逆袭韩三千(华丽逆袭韩三千) 林羽江颜(林羽江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