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疆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1394 病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青叶7      更新:2022-01-20 00:41:37     

推荐阅读:少年阿滨文全(Ben) 每天激情时(高H、NP)(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女婿与岳母(摩丝) 少妇之白洁(白洁) 污文(污到你湿透) 刮伦小说大全(好大好涨水多) 淫男乱女(笨蛋英子) 最美儿媳(冲天炮) 少年阿宾(全)(赵氏嫡女) 老当益壮(马建国张瑶)

吏部侍郎李贺带着儿子李昀谢过叶青的不追究后,便离开了金凤楼,走出金凤楼后的李贺仰天面对漫天星空长舒一口气,旁边的李昀还有些心有余悸道:“爹……燕王……燕王接下来不会在朝堂之上为难您吧?”

李贺叹了口气,神情再次变得凝重起来,喃喃道:“说不好,朝野上下虽然燕王声誉向来不好,但以爹这些年在朝堂之上的经验来看,燕王大部分的难听声誉大多是以讹传讹,虽然头顶上一直被人扣着一顶北地枭雄的帽子。可近些年来,无论是朝堂之上还是整个大宋朝廷能够四平八稳,甚至是开疆扩土、迁都北上,这其中燕王都是功不可没。但至于对燕王的了解,你爹我虽然是朝廷三品要员,更是位居吏部侍郎的差遣,但依然是没有资格跟燕王有什么交集,所以也就谈不上对燕王的了解。”

“爹……今日是孩儿不对,我也没有想到会碰到这么一个硬茬子,在找那花娘时,我还特意找金凤楼的伙计打听过虚实,确实没想到会这么凑巧……。”李昀有些紧张跟愧疚的说道。

说到底,李昀还并非是那种人们印象中愚蠢的官宦子弟,相反在李贺的教导下,虽然时常会仗着李贺的官威游手好闲、惹是生非,但之前做的每一件事情,李昀都一直秉持着李贺曾经教导他的那一句话:没有收拾残局的能力,就别放纵自己善变的情绪。

所以看似张狂的李昀,其实在每一件事情上都很小心,当然,今日这件事情也确实是一个让李昀想不到的意外。

“这件事情不怪你,爹总是……。”李贺在上马车时顿了下,随即钻进马车后继续说道:“爹总觉得今夜这事情透着些蹊跷,燕京知府突然莫名请我来金凤楼喝酒,而燕王还有吴王,以及燕王之子、蒙古国大汗之子竟然都一同出现在了金凤楼。”

“爹的意思是……这是有人故意为之?精心设计?”李昀在李贺旁边坐下,内心一惊问道。

李贺一边思索着今夜的种种细节,一边抚摸着下巴的胡须,摇着喃喃道:“巡夜禁军虽然大多数时间都会在这烟花巷柳之地巡视,便是谨防有人在此地闹事儿。但今夜这禁军到达的也太快了,包括那些个捕快……一个个看似凶神恶煞,神态举止之间也颇为尊重爹这个侍郎,可在燕王之子没有表明身份之前,完颜从彝也没有站出来证实之前,其实捕快已经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动手拿人了,但那些捕快……此刻再回想起来,明显是在拖延时间,这就显得有些不寻常了。”

“会不会是因为叔父那边……。”李昀看着父亲李贺越发凝重的神情,心里头则是更加的忐忑。

夜色下,行走在大街上的马车显得心事重重,李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李昀,再次叹口气道:“朝堂上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若真是因为你叔父的事情而牵扯到我们的话……。”

李贺说道一般突然停了下来,随即扭头掀开车帘望着车窗外,微凉的风让李贺心头顿时清爽了几分,不过心头上的复杂情绪与朝堂之上的暗流涌动,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金凤楼内,叶青跟赵师淳望着李贺父子的背影消失,直到李家的马车在大街上响起清脆的车轱辘声,赵师淳这才缓缓开口道:“这就完事儿了?”

叶青没理会赵师淳的问话,而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叶无缺,而书呆子似的叶无缺,这个时候可是一点儿也不呆,在叶青的注视下开始往后退,随即不等叶青说话就拔腿往外跑,嘴里还喊道:“我就是来见见世面,并没有想惹是生非。”

叶无缺拔腿就往外跑的同时,还不忘拉了一把拖雷,而拖雷也是毫不给燕王面子,在叶无缺跑向金凤楼门口的同时,也立刻撒丫子跟着往外跑去。

“这是……。”赵师淳有些哭笑不得,而金凤楼的老鸨跟掌柜,同样是有些哭笑不得,显然谁都没有想到,世子竟然这么机灵,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书呆子的样子嘛。

叶青也没有让人去追,金凤楼外面的禁军,在看到两道人影飞出来的时候,也是无动于衷的站在金凤楼门前,就像是看不见那两个飞奔出来的人影似的。

楼内的叶青笑了笑,示意那老鸨跟掌柜过来,随即指了指吴王赵师淳,道:“那两个小子今夜在楼内的花销就由吴王代付了。”

“不敢不敢。小店能得燕王赏脸,实在是小店的荣幸,小店岂可再收钱……。”掌柜急忙躬身哈腰拒绝道。

叶青从椅子上起身,微笑着道:“一码归一码,该如何便是如何,哦,对了,那李侍郎公子的花销若是没给的话,就一并由吴王代付了。”

“这……。”掌柜连拒绝都想不好说辞,深怕自己再次拒绝的话,会惹得燕王不悦,可真要这银子的话,恐怕他这辈子都很难再睡个踏实觉了。

本就不善言辞、只想赚些钱的掌柜,这个时候几乎就是条件反射的看向了旁边平日里能说会道的老鸨。

察觉到掌柜的视线望向她后,也可能是多年来的开青楼之间的默契,老鸨急忙对着叶青跟赵师淳行礼,表面上看似颇为平静的行礼谢道:“妾身这就为燕王结账。”

叶青跟赵师淳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老鸨,两人一时之间都有些诧异,想不到这老鸨竟然如此痛快有担当,还是说……她看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执意要付钱的缘由?

掌柜看着老鸨说完后,叶青跟赵师淳两人一时之间都看向了老鸨,当下心道坏了,这老娘们怎么这么不识趣,人家燕王也就是客气客气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

当真就当真,也就罢了,可你就不能先张口谢谢人家,然后再提结账的事情吗?

不过好在,这只是让掌柜白担心一场,在老鸨说完后,吴王便立刻吩咐留在厅内的下人去结账,随即便与叶青等人离开了金凤楼。

叶青依旧是与赵师淳坐同一辆马车,而门口的那些禁军,在马车开始缓缓向前后,便默默的跟随在马车后面,看来是要护送两位王爷回府了。

待马车与禁军全部都消失在视野当中时,这个时候才彻底放松下来的金凤楼掌柜,带着一丝的埋怨语气对老鸨说道:“你啊你啊你,你……你怎么可以真收他们的钱啊,你是不想活了吗?你不想活,但也别把金凤楼牵连进去啊。这下可怎么办?收了他们的钱,咱们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吗?你是想让金凤楼明日就关门是吧?”

老鸨并没有太在乎掌柜的埋怨,反而是有些风情万种的白了一眼掌柜,心情看起来极佳的她,甩了甩手里的锦帕,娇笑一声,看着金凤楼前突然之间冷清的大街:“要是咱们不收这钱,那么现在就真的可以关门大吉、遣散这些姐妹,让她们为细雨楼赚钱了。”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收了钱才能继续不成?那你说现在怎么办?这些银子……是还回去还是再多加一些给再还回去?”掌柜叹口气,有些不舍的看着金凤楼的招牌,他已经能够看到,明日被摘下来的情形了。

“还回去?还回去的话咱们金凤楼就真的是大难临头了。”老鸨的声音轻飘飘的,甚至是带着几分随意,也抬头看了看金凤楼的招牌,而后淡淡道:“燕京城从此以后,怕是谁也不敢为难金凤楼了。今夜之事儿,明日一早必然会在整个燕京城传开,你想想看,连燕王、吴王来咱们这里消遣都会分文不少的给钱,那么其他人谁敢不给钱来消遣?何况……你以为燕王主动给钱,是怕让人误会人家欺压百姓吗?”

“难道不是吗?”掌柜的此刻依然是一头雾水,不清楚这件得罪权贵的事情,怎么就能够被老鸨说的跟免死金牌一样。

“那你可想过,我们若是不收这钱,那今夜在这丢了面子的吏部侍郎会如何对待我们金凤楼?”老鸨妩媚一笑,风情万种的看着有些呆滞的掌柜,再次娇笑一声道:“燕王、吴王位高权重,不会跟咱们一个小小的金凤楼计较,可吏部侍郎也会大度的不跟咱们计较,把今夜的事情就此揭过吗?好,就算是吏部侍郎不会明理算计咱们金凤楼,可背地里要是一句话、一个动作,我们金凤楼也消受不起啊。如今燕王这一结账的举动,可就是如同为咱们金凤楼撑起了一把保护伞,一旦今夜燕王结账的消息传到吏部侍郎耳里,而且还替他们也结了账,你想想,站在吏部侍郎的角度,他还会跟咱们金凤楼为难吗?”

掌柜一时之间有些想不明白,不过凭借着这些年来老鸨帮他化解了无数难题的经验,他也愿意相信老鸨这一番话是最为合理的解释,燕王之所以要付钱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金凤楼遭受无妄之灾。

整个事情虽然不完全如金凤楼老鸨所猜想那般,但不管如何,在第二日太阳升起,以及燕京城的整个风月场所包括街头巷尾,开始纷纷议论起昨夜金凤楼的小冲突时,使得原本还真打算背地里给金凤楼一些颜色瞧瞧的李贺父子,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昨夜的事情对于他们父子而言多少显得有些憋屈,尤其是细细琢磨一番后,便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件事情中人为的挑拨痕迹,而这笔账李贺父子显然不敢找燕王、吴王他们去算,更何况,事情的起因本就是因为金凤楼的一个女子,所以心头那股无处发泄的憋屈,发泄到金凤楼的身上也是再合理不过。

可昨夜里燕王离开时竟然主动结了在金凤楼消遣的帐,而且还帮他们父子二人也把钱给付了,那么燕王此举的意味在李贺看来,便是借此在警告他以及保护金凤楼免遭报复。

一大清早起来的叶青,便找到了迷迷糊糊刚起床的叶无缺,见到叶青进来后,还没来得及洗脸的叶无缺,急忙后退两步道:“爹……。”

“先去洗脸吧,而后再过来我们说说话。”叶青并没有提及昨夜的事情,反而是眼神更显慈爱的看着叶无缺。

随着叶无缺去洗脸,而后房门再次被人推开,拖雷冒冒失失的推门闯入,待看到坐在厅内正对他微笑的叶青时,拖雷砰的一声迅速把门关上,而后站在门外愣了一会儿后,又悄悄地推开门而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有些忐忑的拖雷此时面对叶青时,心里的感觉更像是面的一个要责怪他做错事儿的长辈,而不是大宋朝廷的燕王。

叶青在拖雷再次走进来后,倒也没有为难拖雷,反而是问拖雷昨夜既然在王府里住的,那么驿馆的那些人可曾知道等等一些可算是家长里短的问题。

随即叶无缺回来后,见到拖雷在座,与拖雷相视一笑,这才再次对叶青行礼后,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并没有在叶无缺这边停留多久,只是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后,叶青便对昨夜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然于胸,而后在离开不久后,贾金叶就悄悄跑到了叶青书房,告诉叶青叶无缺与拖雷出府了,目的地是前往皇宫。

叶青笑了笑,便示意贾金叶下去,而他自己则是摆好了笔墨纸砚,琢磨着该以如何的措辞给铁木真写一封信。

叶青的这一封信写的很长,一直写到太阳落山时,叶青才写完了这一封信,厚厚的信纸足足有近二十张,每一张上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而就在此时,贾金叶神情有些紧张的跑了进来,看着在书桌前翻阅刚写好书信的叶青,张了张嘴后结巴道:“回燕王……。”

“何事儿?”叶青抬头笑问道。

“董晁传来了草原上的消息,蒙古大汗铁木真……病逝……。”贾金叶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叶青手里厚厚的信纸如雪花一般,从叶青无意识的手里散落在整个桌面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一剑独尊(青鸾峰上) 妖龙古帝(遥望南山) 海贼王之邪恶大将(寒夜孤灯一手撸) 汉世祖(芈黍离) 赵旭李晴晴(韦小鸨) 修罗武神(逆道战神)(善良的蜜蜂) 陆地键仙(六如和尚) 重生之全球首富(重生之财源滚滚)(小小扬扬) 都市潜龙赵东苏菲(西装暴徒) 富婿奶爸(韦小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