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少年阿宾(全)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 13 部分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赵氏嫡女      更新:2020-05-29 14:55:33     

推荐阅读:少年阿滨文全(Ben) 每天激情时(高H、NP)(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女婿与岳母(摩丝) 少妇之白洁(白洁) 污文(污到你湿透) 刮伦小说大全(好大好涨水多) 淫男乱女(笨蛋英子) 最美儿媳(冲天炮) 少年阿宾(全)(赵氏嫡女) 盲人按摩师 苏倩(苏倩许文)

也是黑色的高腰三角裤,光看老师那窄小的骨盆,平滑性感的小腹,实在很难想像她是已经生过孩子的中年妇人。

阿宾正想再脱,客厅门口忽然传来钥匙的开门声,他们吓了一跳,俩人连忙蹲下,阿宾将老师的套衫扯回来,老师慌张的将内衣裤子穿好,透过栏杆往厅口看,原来是她丈夫回来了。老师示意阿宾留在书房,自己奔下楼梯。

“老公,”老师显露出妻子应有的温柔笑容:“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不,我换过衣服就要走,晚上有事不能回来吃饭了。”她丈夫说。

老师故yi

生气的说:“又这样!”

“没办法,工作嘛!”

他们边走边上楼,就看见了阿宾。

“师丈!”阿宾问候他。

“我的学生,来帮我整理资料的。”老师说。

师丈跟他点点头,和老师走进他们的卧房,并且关上门,将他丢在外面。

老师抱住她老公,撒娇的说:“别去好不好?在家陪我。”

师丈对这个又骚又浪的妻子是真的没辄,看见她的媚态不禁欲火中烧,可是偏偏晚上的事很重yao

,他抱起妻子丢到床上,说:“不行,今天一定要去,……不过,现在可以先疼疼你。”

说着就来亲她,摸她的**。

“啊呀!”老师说:“我学生还在外面啦!”

“别理他!”师丈说,而且已经在脱她的衣服。

老师假意的挣扎着,终于还是被丈夫剥光了衣服,师丈对于老师的**虽然司空见惯,却还是马上不自主的兴奋起来,两三下也将自己脱光,拖着长长**,伸手将老婆抱住。

师丈和老师结婚近十年了,知dao

她**旺盛,需索无度,为了满足她,每天早晚必定要各作爱一次,长久以来就逐渐欲振乏力了。

他知dao

老婆漂亮,每次陪她上街总是有男人盯着她的脸蛋和胸部猛瞧,老婆偏偏越来越打扮得美艳动人,所以他就老是必须担心她不够爽快而去偷交男朋友。况且她也实在很骚浪,当他一看到她那嗲嗲的娇样,就算再累都忍不住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她。可惜他的**虽然不小,但是体力却越来越差,像现在已经算是勃起的情形下,却只有半软不硬。

师丈个性很猴急,一压上老婆的身体,就要来干。幸好老师方才和阿宾调了一阵情,穴儿正湿得很,他正好一插而入,他还以为是老婆对他的热情呢。

虽然他**的状态并不够好,插在穴里抽送不停,老师却也忍不住舒服的**。

“好老公……真舒服……啊……爱死……老公了……啊……啊……”

这时阿宾正在房间门口侧耳偷听着,老师淫声绵绵,他的**不免听得膨胀坚硬,兴奋不已。

“啊……老公插死人了……哦……哦……”

老师随口乱叫,师丈信以为真,插得更卖力,**也的确比较挺拔了一些。

“好老公……亲亲老公……啊……我好舒服啊……哦……”

“老婆……”师丈说:“你这么骚,会不会……背着我偷男人啊?”

“死人……啊……我偷……偷什么……啊……男人……嗯……啊……我只对你……啊……一个人骚……啊……而已嘛……哦……哦……再用力……啊……啊……”

“真的吗?会不会……你那个学生和你……趁我不在乱来啊?”师丈问。

阿宾在门外听到这句话,**更是硬得发痛。

“你疯了……啊……啊……我……当然不会啊……”老师免不了要否认。

“是吗?”师丈故yi

说:“和年轻男人作爱很舒服呢,试试嘛……”

老师知dao

他乱讲,就也说:“好啊……我……去和他干……啊……让他将……啊……我操个够……啊……操个舒服……啊……”

师丈听得刺激,**猛胀,插得更爽了。老师也尝到甜头,就更**不停。

“啊……好美啊……哦……好老公……我要去让……啊……很多人干……啊……好了……啊……让他们插死我……算了……啊……啊……男人们……都来干我吧……啊……啊……”

师丈被她叫得心里醋意横生,激荡不已,抱紧了她一阵急喘,就射精了。

阿宾在门口听不见老师的叫声,赶紧回到书房整理那些资料,过了几分钟,师丈拎着西装外套走出房间,他向阿宾打了声招呼,穿起外套就下楼出门去了。

阿宾等了半晌,没看见老师出来,他轻轻的扭开卧房门一看,老师大字形的趴在床上,两腿张的老开,高翘的屁股肉下面,是绯红潮湿的肉穴,这景像让阿宾看得按捺不住,反手关上房门,火速的脱去所有衣物,扑到老师背上,**在老师的屁股附近到处乱闯,终于找到通关口,挤进半个**。

那粗心的师丈,丢下妻子自己离开,现在要付出代价了。

“嗯……嗯……我还以为你不敢进来了呢……”老师回头媚着眼看他。

“老师……”阿宾叫她。

“别叫老师,叫我的名……”她说。

“……”阿宾叫她:“茵姐。”

“乖,”茵姐说:“好弟弟……再进来多一点……”

茵姐将双腿大大的张开,原来她年轻时学过舞蹈,双腿居然能打成水平180度,然后翘高屁股,阿宾顺利的一吋吋插进去,直到**全部被她的肉穴吞噬净。

“啊……啊……对……弟弟真好……真好……快……快帮我那臭老公干我……啊……啊……好爽啊……穴心美死了……啊……啊……”

她老公要是知dao

她刚和他作完爱,真的又马上和学生干上了,不晓得会有什么反应。阿宾偷听过她和她老公的对话,则是觉得这次偷欢特别香艳大胆。

“啊……啊……弟弟好硬啊……嗯……和我老公……啊……完全不同……啊……操我操我……哦……好美啊……啊……”

“茵姐,”阿宾问:“师丈很不行吗?”

“他……啊……他以前也干得我……嗯……很舒服……啊……”茵姐说:“后来……啊……哎呦……这一下爽到心里了……啊……后来我……生完小美……啊……他就越来越……差了……啊……对……这样用力……啊……”

“茵姐有很多情人吗?”阿宾对这点很有兴趣。

“啊……啊……”茵姐摇着头,不愿回答。

“告su

我嘛……”阿宾故yi

插得飞快。

“哦……美死了……”茵姐浪水四溢:“才……几个嘛……啊……别问了……专心……啊……干姐姐好吗……我要……啊……啊……”

于是阿宾将她的穴儿插得炽热,阿宾和别的女孩也没试过这样趴着张腿的干法,觉得非常有味,**爽得发麻。

“姐,你真美,”阿宾边插边在她耳边说:“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梦想要操你,你知dao

吗?”

“真的……?”茵姐呻吟着:“今天……啊……来干我……啊……喜不喜欢……爽不爽……?”

“喜欢……爱死姐姐了!”

“姐姐也爱你……啊……再快……啊……好弟弟……快……姐姐要……啊……不行了……啊……”

阿宾没命的替她**,茵姐的浪水越喷越多,穴儿也不停地张合缩放,将**夹得肉杆子猛涨,就操的更爽快了。

“啊……姐完了……爽上来了……啊……啊……”茵姐叫着。

她**急冲而来,屁股抖个不停,阿宾差一点随她泄去,赶快屏气凝神,压住射精的冲动。

茵姐伏在床上气喘嘘嘘,发xian

阿宾还**的挺在自己身体里面,不禁赞美说:“你真棒……嗯……姐姐美死了……嗯……人家说的没错……你真好……”

“人家?”阿宾听出语病来:“谁……谁说?”

茵姐突然羞红了脸,知dao

说溜了嘴,却不愿再说。

阿宾拔出**,将她玉体扳正过来,重新再深深的插入,这次面对面,阿宾可以愉快的欣赏她美丽的脸庞,阿宾开始又抽动着,她的表情就妩媚的变幻不定。

阿宾先是慢慢的拔出送进,问:“到底茵姐听谁说的?”

“唔……唔……”茵姐闭着眼睛:“没……没有啊……我乱说……啊……啊……好舒服……”

“告su

我!”阿宾逼着她,渐渐加快了动作。

“啊……天哪……真的好……好爽啊……”她将双脚架到阿宾腰上:“你……再插……再插……我要……我要……啊……要很多很多……啊……啊……”

阿宾不死心,一直逼问着:“快说,不然干死你!”

“干死我……干死我好了……啊……我愿意让你……啊……干死……啊……我的天……啊……真的会死啊……啊……快……快……好弟弟……快快操……姐姐又要……又要飞了……啊……啊……好弟弟……好老公……你才是我的……啊……好老公……啊啊……”

阿宾冲刺得快没命了,还问:“是谁……是谁……?”'手机电子书'

“我完了啦……完了啦……好美啊……完了……啊……”

“说!是谁?”

“死了……嗯……”

“是谁?”

“是……是……”茵姐没力qi

了,昏死的说:“是……廖依姈……”

阿宾一听,是她!是她跟茵姐说的?她怎么会跟茵姐说这个?她和茵姐什么关系?好奇怪哦!阿宾想起上次在果园的野合,又看着美艳的导师,**跳了几跳,浓精滚滚而出。

茵姐被射出的精液烫活过来,手脚都紧紧的勾抱住阿宾,一直唤他老公。

阿宾干脆趴在茵姐身上休息,俩人亲蜜的说着情话,阿宾磨着茵姐要她说她偷情的故事,茵姐白了一眼啐他,不肯说出来。

“你老公都不知dao

吗?”阿宾问。

“老公知dao

还叫偷情吗?”茵姐说:“当然要偷偷摸摸才会……哎呀!别问了,羞人答答的……该起来了……唔……我女儿快放学回来了。”

阿宾笑着爬起来,和茵姐互相帮忙穿回衣服。

“茵姐,”阿宾说:“黑色内衣裤好诱人啊!”

“老公买的。”茵姐说:“阿宾,后天下午你也没课嘛,再来陪姐姐好吗?”

“我如果不来的话,是不是这个学期的操行就会不及格?”

“你和老师作爱,”茵姐捏着他的颊:“操行本来就不及格了。”

阿宾和她边谈笑边走下客厅,刚好她的女儿开门回来了。

“妈!”

“小美回来了,这是阿宾哥哥。”

“阿宾哥哥。”她喊了一声,就跑上楼去了。

“这孩子。”她和阿宾走出门外。

“你女儿长得真可爱!”阿宾说,他按下电梯钮。

“哦,”茵姐吻了他的脸,说:“那养大了也让你干……”

“啊!”阿宾愣了一下。

茵姐咭咭的笑着,捞了一下他的裤档,骂说:“呸!死人,还真的硬起来,你们这些男人……”

电梯来了,阿宾走进去,茵姐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故yi

撩起套衫,让他又看见她那迷人的黑色奶罩,和肥嫩雪白的胸肉,还骚媚的飞给他一个吻。

阿宾知dao

那是在提醒他,后天还要再来。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upline.cn

2426

少年阿宾妈妈的女儿

少年阿宾妈妈的女儿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8。12。06

阿宾依照约定在第三天下午,吃过了中饭之后,就往素茵家里去。素茵帮他开门的时候,先是只略略打开一条缝,躲在门后看清楚是阿宾,才解下门炼,让他进来。

阿宾踏入客厅,发xian

原来素茵穿着一袭粉红色的薄纱睡衣,短短的只盖到屁股,里面是一套鲜红色的新潮内衣裤,她快乐的扑到阿宾怀中,像小女生一样的跟他撒娇,阿宾轻易地将她抱起,走向楼上的卧室。

她们郎有心妾有意,互相爱抚诉情,耳鬓厮磨,然后老师和学生就**起来。几番肉搏缠斗,即使素茵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还是被阿宾整治得服服贴贴,连连求饶。俩人心满yi

足之后,躺在床上搂一起,说着甜蜜的话语,不知不觉睡着了。

也不知dao

过了多久,楼下隐约传来断续的钢琴声,素茵朦胧地醒过来,看了看腕表,下午四点半,记起小美今天要上钢琴课,听这声音应该是小美放学回家,老师也来了。

小美的钢琴老师,是素茵大学同学的丈夫,和他们家也都蛮熟悉的,素茵望着还沉睡着的阿宾,心想要是被他发xian

自己偷人就糟了。所以就躲在房间里不出去,等他上完课大概很快就会离开,她顺手取过床头的一本书来,随意的读着。

后来钢琴声停下来了,素茵觉得奇怪,看时间最少还有半个小时的课程才对啊,她又等了几分钟,客厅依旧没有丝毫动静,她便想出去瞧瞧。

素茵可不敢穿着那袭薄纱走出卧房,她找出一件不透明的睡袍披在身上,轻轻打开房门,然后慢慢的走到书房那边,偷偷往客厅里钢琴的角落看去。

不看还好,一看她差点惊叫出来。

她看见那钢琴老师坐在琴椅上,光着屁股,长裤和内裤都脱到脚跟,挺起一根细细长长的**,小美跪在他面前,张开小巧可爱的嘴唇,将**含住,吞吞吐吐的在吸吮,她还用双手握着肉柱,一上一下套动不停。

小美熟练的样子,表示他们俩人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今天可能是以为自己外出不在家,才会大胆的在客厅就搞起来。看着只有十三岁的小美,嘴儿吃着**,一脸骚媚淫浪的表情,正痴痴的望着她的钢琴老师,素茵仿佛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不禁摇头叹气。

“该死,这小赔钱货!”素茵暗骂着。

她怕被楼下的俩人发觉,蹲低了身子躲在栏杆边,注意她们的进展。

“叔叔。”小美叫她的老师,因为他们两家相熟,所以小美都叫他叔叔。

“叔叔,”小美问:“舒不舒服啊?”

“很舒服,”那叔叔说:“小美真棒,真会舔。”

小美抬起头来,双手继xu

的套他的**:“如果妈妈来帮叔叔舔,叔叔一定会更舒服。”

素茵听她忽然扯到自己身上,有点莫名其妙。

“嗯……”那叔叔也问:“嗯……为什么呢?”

“我常偷看到妈妈帮爸爸舔,”小美说:“妈妈很会舔呢,爸爸都一下子就很喘很喘,然后就喷出那种白色的尿尿,然后妈妈会把那些白白的都吃掉……”

那叔叔听小美讲她父母亲热的事情,**更硬得像铁棍一样,素茵看到了,心头不免碰碰乱跳。

“然后呢?”他问。

“有时候,我看见爸爸会将**插到妈妈的尿尿的地方,”小美说:“然后一直动来动去,妈妈就会大声叫,还会叫爸爸是哥哥,呵呵……”

“死丫头,以后你就晓得厉害!”素茵听她向老师描述自己和老公作爱的经过,不禁满脸羞得通红,心中骂个不停。

那叔叔向小美询问素茵的身体特征,小美常跟妈妈洗澡,就一一告su

他。**有多大啦,**乳晕什么颜色啦,屁股长怎样啦,阴毛茂不茂盛啦,**穴是什么形状啦,通通说得很清楚。

“叔叔是不是喜欢妈妈?”小美突然问。

那叔叔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承认说:“喜欢。”

“叔叔想不想插妈妈?”小美又问,那叔叔和素茵都吓一跳。

“这骚妮子连妈妈都要出卖?”素茵想。

那叔叔看着小美将自己**撂的又美又爽,忍不住说:“想……叔叔想插你妈妈……想了十几年了,天天都在想……”

“那又不敢来插……”素茵埋怨着:“却去玩我女儿。”

小美说:“妈妈很可怜,每次都被爸爸插出很多尿尿,然后爸爸就软软的睡觉,妈妈只好用手直在尿尿的地方一直摸啊摸的,……如果叔叔去插她,她有爸爸和叔叔一起帮忙,一定很舒服……”

“啊!”素茵想:“原来是心疼妈妈来的,乖女儿。”

她听着女儿说她自慰的情形,禁不住将手摸进睡袍里面,对着穴儿扣动起来。她又看向楼下,小美低头含住**在吃,所以不说话了。那叔叔闭着眼睛在享shou

,大概也在幻想如果真的干上女孩的漂亮母亲,会是多爽的事,正微微的笑着。

素茵认识这男人也很久了,印象其实不错,她相信他说想插她是真的,她所认识的男人有哪一个不想插她的?她正思索着怎样处理这件事情,楼下已经传来他“哦……哦……”的声音,素茵再看,一股又浓又多的精水正纷纷喷在小美的脸上、脖子上和衣服上。

小美抽来几张面纸,帮自己和老师擦去污渍。

素茵打好了主意,悄悄的溜回房间,故yi

弄出一些声音出来,她相信她们在客厅一定听得见。果然不久之后,客厅又传来钢琴的音乐声。

素茵打开房门,朗声问:“小美!是你吗?”

“妈,是我!”小美说:“我和叔叔在上课……”

“庆泉,你来了……”素茵礼貌上跟那叔叔打招呼,又吩咐小美说:“小美,你上来一下。”

小美蹦蹦跳跳的跑上楼梯,素茵在房门口等她,将她拉进卧室里面。小美一进来看见床上躺着光溜溜还在睡觉的阿宾,傻傻的看着母亲,母亲却板起脸孔,低声责问她说:“小美,你刚才和叔叔在作什么?”

小美一下子不晓得要怎样回答,心慌的低下头,嗫嗫不止。

“你和叔叔在作坏事,对不对?”

小美红着脸,点点头。

“小美,”素茵坐到床上,将小美拉到跟前:“你不乖哦,妈妈要处罚你……”

小美担心的看着妈妈,素茵又说:“你看到阿宾哥哥没有?”

小美转头过去,阿宾正仰天睡着,一根大**正顶天立地,就像打算要去征服谁一样。

“唉呀!”小美掩口说:“阿宾哥哥好大啊!”

“是啊,我现在要罚你,像舔叔叔一样的舔他。”素茵说。

“可是……他那么大……”小美说。

“不管,上床去!”

小美只好乖乖的爬上床,跪到阿宾身边,还不时回头看着妈妈,素茵作了个手势要她快吃,她只好弯下小小的身体,双手捧住阿宾的**,张嘴含着**。

小美嘴儿小,只能刚好含到一半,其他的就进不去了。纵使如此,阿宾还是被爽醒过来,他睁眼看见素茵笑眯眯的站在床缘,在为自己舔**的,居然是她的女儿小美,阿宾一时糊涂了。

“小美乖乖的吃,要舔到阿宾哥哥舒服为止。”素茵命令着。

小美抬起头,问:“就是喷出白白的那个?”

“对!”素茵说,然后她凑嘴到阿宾耳边告su

他:“让这丫头舔你,别让她出房间,等我回来,你也别欺负她,我女儿有什么差错唯你是问。”

阿宾收到诡异的任务,奇怪的看着素茵,她却笑着开门出去了。

素茵赤脚走下楼梯,叫了声:“庆泉。”

庆泉因为小美被叫上去,就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反正他们都是多年的老朋友,就也不起身,看着素茵走过来,她踱到庆泉旁边坐下,两脚交叠,那睡袍免不了会向两旁滑开,于是露出雪白的大腿,光滑细致,浑圆修长,庆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巴不得能在上面摸一摸。

“素茵,”他不安的说:“我以为你不在……小美呢?”

“在楼上!”素茵说:“庆泉,我有事问你……”

她说着,并且往前倾了倾身体,手肘架在椅背上,庆泉的眼睛就更不自主的往那睡袍的交叉领里面看进去。天啊!她一对又肥又大又白又嫩的**,吹弹得破,正晃攸攸的荡来荡去,他发xian

她没穿内衣,甚至可以看到一点点乳晕所透出来的颜色,红红黯黯的,两乳之间还有一道迷人的可爱乳沟,往下不知dao

会伸沿到什么神mi

的地方,他真要晕眩了。

“什么事?”他干涩的吞着口水。

“我想问你……,我们,认识多久了?”

“唔?”庆泉没料到她有此一问,想了想说:“十……十四、五年了吧!”

素茵望了他一会儿,突然问:“你喜欢我,对不对?”

庆泉狼狈极了,一时间仓惶失措,无言以对。

“你刚才在看我的胸部?”素茵挺起胸问。

庆泉不敢否认,也不敢承认。

素茵慢慢将领口打开,直到两颗**都完全裸现,庆全看得都呆了。

“好kan

吗?”素茵问。

“好kan

!”庆全说。

“好kan

你还在等什么?”素茵生气的说:“你这没用的男人,我都这样子了你还愣在那里,难道要等我来强奸你吗?”

庆泉一下子回神领悟过来了,恶虎扑羊的将素茵抓住,素茵“咯咯”的浪笑起来。他将素茵的睡袍用力一扯,才发xian

,原来素茵不只是没穿内衣,她是里面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穿。

那睡袍掉落在地上,素茵大方的斜靠在沙发上,对庆泉说:“美吗?”

庆泉点点头,素茵又说:“舔我!”

庆泉伏过来要吃她奶头,她阻止说:“不是这里……”

她指一指底下,说:“这里。”

庆泉没想到她居然要得这么直接,不过他当然也很乐意。他曲膝一跪,将头埋在她的腿间,张嘴吻到她的**,为她舔舐起来了。素茵和阿宾作完爱之后并没有洗澡,所以那地方自然百味杂陈,庆泉不知dao

其中尚有典故,仍然像狗一样的吐长舌头,很兴奋很有趣的吃着。

“嗯……嗯……真好……”素茵说:“死男人……偷爱人家……啊……啊……不敢说……用心点……哦……我要……啊……帮我女儿报仇……啊……舔用力一些,嗯……吃在小豆子上……哦……对……啊……”

庆泉听她的浪语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她是看到也听到他和小美的事情,怪不得浪劲大发,跑来勾引自己。既然一切都明白了,彼此也无需再客套或假装,他便放胆的把舌头深深的穿进素茵的**,再狠狠的将浪水掏出来,他双手也伸上来摸她的**房,并且有规律的揉着。

“啊……啊……上来……上来……”素茵忍不住了:“我要……”

庆泉当然知dao

她要什么,马上站起来匆忙的脱去所有衣物,然后压到素茵身上,素茵伸手握住他的**,说:“哇!好硬啊!”

她将**移正位置,庆泉感到**一阵温暖,知dao

已经就绪,屁股一沉,**顺利的滑进穴里,哇!这穴那么湿那么紧,果然是天生尤物,这一插可说是偿了十数年来的心愿。他立ke

抽送起来,素茵搂着他的腰,还挺动粉臀来帮忙迎凑,让他可以服wu

得更澈底一些。

“天哪!我梦想这天已经梦想好久了!”他感叹说。

“嗯……嗯……真的吗……真的是暗恋我吗……什么时候……啊……就……喜欢我……开始想要……干我啊……嗯……嗯……好舒服……”

“从认识你的第一天……”

“哦……哦……”她笑得好动人:“那为什么……哦……不敢来啊……啊……嗯……我也……对你不错啊……”

“你……你有老公啊!”

“我现在……啊……啊……仍然有老公啊……哦……”素茵说。

“现在……不管了,**,不管了,……”庆泉蛮横的插着。

“啊……啊……好庆泉……好深啊……很美啊……你……好硬啊……真舒服……啊……比我老公……啊……舒服……啊……我爱你……哦……哦……对……不要管……别管他……插我……插我……”

庆泉听到她的赞美,真是心花怒放,更插得汗流浃背。

“啊……庆泉……啊……我美不美啊……啊……”

“很美,你很美!”他说。

“嗯……比……丽香美吗……?”她问,丽香就是她的同学,庆泉的老婆。

“美,美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他也很谄媚。

“啊……啊……”素茵十分满yi

:“哥哥……爱死你了……啊……再插……哦……哦……我……啊……好舒服……啊……妹妹天天都陪你……和你好……啊……啊……真好啊……你真硬……啊……”

庆泉低头咬住她的**,用力的吮着。

“啊……啊……对……对……是这样……哦……哦……美死了……爽死了……啊……啊……不行……不行……要来了……庆泉……好哥哥……再快点……妹妹要来了……啊……快一点……”

庆泉第一天当上她的哥哥,当然努力的要做好表现,几乎是拼了命在干。

“啊……啊……对了……插那里……哎呀……哎呀……要飞了……要飞了……哥哥啊……哥……飞了……啊……啊……”

素茵泄了,庆泉被她喊得心旌动摇,跟着就也喷出阳精了。他的阳精还是那么浓那么多,素茵将他搂得紧紧的,让他吻她的唇。

俩人温存了一会儿,素茵说:“哥,……你真好,再跟我作一次。”

“哇!小美说的是真的,”庆泉说:“难怪你老公填不饱你……”

“快嘛……”素茵催他:“你说你爱我的……”

庆泉打起精神,再次扑上她。

后来她们足足干了三回,他将存货都射得半滴不剩,素茵才放他起来,庆泉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喘气。

“幸好我娶的不是你,否则我也是搞不过你……”他说:“说不定还会死在你身上……”

素茵躺在沙发上不动,浪浪的笑着说:“你就搞得过丽香吗?”

他恶作剧的在她的**上又捞一把,说:“最少她没你骚。”

素茵暗想:“是吗?”

他开始穿回衣服,素茵将睡袍披回,问他:“下次来还要爱我哦……”

他将她搂住,亲她说:“我的梦中情人,你肯给我,就算真的被你榨光榨死我都愿意。”

她给他一个媚极的笑,骂说:“贫嘴。”

素茵开门送他出去,返身回到楼上,打开卧室一看,阿宾仍然光溜溜,小美也依然服装整齐,阿宾搂着小美在床上,一起翻着一本书。

他们看见素茵进来,小美就说:“妈,阿宾哥哥说罚一下就可以了,不用罚到喷那个白白的出来,他正在跟我讲故事。”

素茵笑着和他们坐到一起,问阿宾说:“真的吗?”

“真的,真的。”小美抢着说。

“她这么小,”阿宾也笑着说:“别让她吓坏了,将来不敢交男朋友就糟糕。”

“哗,”素茵说:“这么好心,好了,这学期的操性你及格了。”

她又转同对小美说:“小美,今天就原谅你了,可是今天的事都不可以跟爸爸说哦,知dao

吗?”

“知dao

!”

“好,打勾勾。”素茵伸出小指。

“打勾勾,”小美高兴的将两只手都伸出来:“还有阿宾哥哥。”

阿宾也和她们勾着,然后一手抱她们一个,各亲吻一下说:“我该回去了。”

他是该回去了,晚上和钰慧还有约会呢。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upline.cn

2527

少年阿宾a=a+1

少年阿宾a=a+1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8。12。09

平常上课的时候,依依的旁边都会坐一堆男生,陪着她说话。阿宾虽然和依姈有过亲蜜的关系,却不愿去和那些人学苍蝇黏肉,自从淡水兜风回来,他仅仅和她有过几次交谈,依姈也知dao

阿宾有要好的女朋友,互相都心照不宣,偶尔目光交会,才彼此交换一个知心的微笑。

今天下午的电脑课,依依来得早,在教室外面遇到阿宾,俩人就自然的坐在一起,共用一部pc,大概是天气冷,同学来得很懒散,没有人打搅他们。

依依将她的头发洗直了,梳得光滑柔亮,穿起可爱的连身洋装,脚上踏着脚跟高高的休闲鞋,阿宾低声的取笑她:“小姈不骚了?变公主了?”

依姈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大腿,说:“你说谁骚?”

阿宾和她窃窃的谈笑,老师进来了,开始这两堂的课程。

“阿宾,”依姈偷偷的问:“为什麽a=a+1?那1不就等於0吗?”

“你一定上课都在睡觉。”阿宾说。

阿宾将这条叙述式解释给她听,依姈始终是一知半解。到了快下课的时候,阿宾问她:“小姈晚上有空吗?”

“干嘛!想约我?”依姈笑着说:“良心发xian

了?”

“请你吃饭。”阿宾说。

“好啊,”依姈说:“我还要看电影、喝咖啡、逛街……”

阿宾都答ying

了,依姈怀疑的说:“你……不会是想追我吧?”

“可以吗?”阿宾谨慎的问。

“少来了,你和你女朋友那麽好,”依姈低头玩着阿宾的手指头:“只要你偶而想想我就好了……”

阿宾将她的手拿住,偷偷吻了一下。

下课了,阿宾带她到士林去吃饭逛街,然後看电影,在戏院里,阿宾趁黑吻她,发觉依姈的脸颊在发烫。

“怎麽了?”阿宾抚着她的脸问。

“你这麽正式来……我有点害羞……”依姈笑起来。

阿宾端起她的下巴,温柔的吻上她热情的唇。

依姈张开小嘴儿,和阿宾互相吸着,阿宾引动舌尖,沿着她的唇缘游动,依姈觉得痒如蚁爬,便也用舌头来阻止他。於是两舌相遇,起先只尖端的部份很轻很轻的向对方试探,後来就有比较大的区域蠕动在一起,依姈用牙齿去咬阿宾,阿宾又痛又舒服,发出“唔唔”的鼻音。

依姈放松牙龈,改用双唇抚慰阿宾被咬痛的地方,将他的舌头吮来舔去,阿宾舌尖仍然和她缠绵着,然後舌头慢慢收回,依姈的香舌就逐渐被诱入阿宾的嘴中。

阿宾使力的吸住依姈,不断的吃进她的唾液,依姈也努力将舌头往阿宾嘴里伸,在阿宾的上腔壁上搔着,阿宾受不了那要命的痒,连忙用舌板护住,依又往他舌底去搔,阿宾左支右拙,疲於奔命。

嘴上的战争显然阿宾居於劣势,阿宾不甘落败,只好另辟战局。

依姈坐在他右手边,他放开依姈的唇,让她斜倚到自己胸前,从後面揽住她,依姈向右回头,两人的嘴又战上了。然後阿宾左手学国民党转进,渡向她胸前的两颗肉岛,右手学**长征,摸在她的腿上往裙子里钻,目标是她的窑洞。至於裤子里愤nu

的反对党,只能暂时坚持抗议立场,眼前还发挥不了作用。

依姈靠在阿宾怀里,胸前被他占领,他的大手将她盈盈双峰揉搓不停,让她觉得有无比的安全感,她主动解开洋装前襟的两颗假扣,开门揖盗,阿宾就穿堂过户,顺着雪白隆起的肉馒头往顶端揣摩,碰到粗粗的内衣罩杯,他那指头无比的灵活,曲直不定,很容易就躲进罩杯之中,将整颗**据为己有。

起先,依姈的奶头还软软的像果冻,阿宾才摸她没多久就变化成坚实的葡萄,阿宾将两边的胸罩都扯捋上来,用掌心在**上不停的划圆,依姈於是呼吸沉重,连交锋中的舌头都迟顿起来。

阿宾的右手慢慢的在她两腿之间旅行,依姈腿上的皮肤细如凝脂,而且也相当的敏感,阿宾手掌的指纹和手背的汗毛,在细肉上移动时都让她有无限酸麻的感觉,阿宾又苦苦相逼,一直往死胡同里钻进来,终於前无去路,让他摸到一层骚骚热热湿湿黏黏的棉布,阿宾在那肥腻的棉布上面到处按着,依姈双手无力的执住他的腕,不知dao

是在阻止还是在鼓励,阿宾仍然一意孤行,食指和中指从棉布缝欺进,找到寂寞的水泉,在浅洼处点动勘察着。

依姈两地失守,斗志尽失,只盼望情人好好对待自己,阿宾放开她的小嘴,亲吻她的鼻尖,然後顺着鼻梁一路舔舐,亲到她的两眉之间,依姈真想乾脆尖声大叫,可是喉头拥塞,只能发出不连续的咯咯声。

阿宾知dao

她可怜,就停下来用脸颊和她相磨,她享shou

着阿宾白天刚长出来的短胡,叹气说:“你这样对我,我会爱上你的……”

阿宾不理她的恐xia

,右手韵律的在她的外阴上滑动,她那里早就泥泞不堪,阿宾马上就找到她最容易紧张的那一点,轻轻的勾着,这顽皮运动的圆周怕不超过半公分,但已经足够让依姈死去活来了,她在阿宾怀中难过的扭动,想抵抗那致命的快感。她怕自己真的叫出来,低头咬住阿宾的右上臂,又心疼阿宾吃痛,不久就放松开来,抬头向他索吻。

阿宾闻到她迷人的香气,粉红的嘴唇在暗暗的抖动,舍不得让她失望,就也亲吻上去,重新昵在一起。

阿宾的手指还在动,而且已经慢慢的伸进到紧密的肉缝里面,挖出更多的水来,他将中指深入,食指留在比较浅的地方,同时抽动,依姈膣内的小肉褶子被他刮的惊悸连连,**猛喷,一时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已经**了一次。

“停……停下来,宾……”依姈向他乞怜。

阿宾果然停下来,右手移到她胸前将她合抱,两掌各夺取她一只**,然後低头舔她的脖子。依姈享shou

这美妙的事後爱抚,只有天才晓得银幕上演的是什麽东西。

“宾,别看了,”依姈说:“去我那里好吗?今晚陪我。”

依姈和一个学姐合租一间套房,在离学校稍远的地方,学姐这几天恰好不在,她便想和阿宾**缠绵。阿宾今晚反正和钰慧没有约会,就答ying

她了。

她们匆匆离开了戏院,阿宾载了她按照她所指的路走,依姈侧坐在他後面,全身都贴到他的背上,右手在熟悉的地方摸到他的**,阿宾怕她又在路上将它掏出来,忙说:“小依,小依,在市区可别让我出丑。”

依姈嘻皮笑脸,说:“怕什麽?又不是见不得人。”

她嘴上虽然不饶他,却也不再去摸,两手环着他的腰,乖巧的扮成淑女。阿宾循着她的引导来到她的租所,是一栋半旧的大楼,依姈带着他搭电梯直上顶楼,那里只有两个单位,依姈取出钥匙,打开其中一间的房门。

因为是套房,所以一进门就是起居室,显然依姈和她室友是睡在一起,阿宾看见好大的一张弹簧床,室内的灯光柔美,布置摆设充满女性娇媚的味道,显然经过细心的整理,依姈牵着阿宾的手,他不停的四顾张望。

“欢迎光临!”依姈关上门说:“我们的第一位男访客。”

“唔?真的吗?”阿宾讶异的问。

“住宿公约第一条,”依姈说:“不能带男朋友回家。”

“那你为什麽违反了?”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依姈笑得很狡黠。

阿宾在那床上坐下来,好软的床,使他深深的陷下。依姈从门边沿着墙壁走,远离阿宾,笑着给他媚眼,她一直走到衣柜边停下来,背倚靠着衣柜,懒散地摇了摇头发,脸上尽是惹怜的表情。

她背手到身後,看样子是在扯开拉炼,然後缩动肩膀,那件洋装就自然的顺身滑下,只剩一套浅蓝色襄蕾丝的可爱内衣裤,裸出玲珑剔透洁净无瑕的娇躯来,阿宾免不了蠢血沸腾,老二笔直地勃起,她略略侧起一边大腿,让**的曲线更显得诱惑迷人。

依姈看见阿宾裤底惊人的隆起,她漫步踱到阿宾面前,阿宾小心的将她抱住,往後一仰,两人都跌翻在床上。

阿宾爬起来跨在她的腿上,动手脱去自己的衣服,依姈仰臂枕着头,欣赏他强壮的体格,阿宾脱完上衣,依姈忽然一把将他推倒,反过来骑在他膝盖上,帮他解除裤带,拉下拉炼,将裤头扯落到脚跟,阿宾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可怜的**硬得像根铁条,把内裤的裤头都撑出一道开口来。

依姈就从那开口将他内裤剥开,小阿宾突然没了束缚,便反弹的四处逃窜,依姈秀掌一翻,马上将它逮捕到案,它无辜的挤出两点泪水,依姈捋动包皮,将泪水压散在**上面。

阿宾的**今天整日都孤苦伶仃,忽然被依姈软绵绵的小手儿握住,忍不住快乐的跳了两跳,更火热强硬了。依姈单手抓不住那粗长的**,就两手一起来,一上一下的刚好露出亮晶晶的**,她俯低身体,拿着**在鼻子上闻了闻,品足了阿宾男性的气息,才伸长舌头,在马眼上舔来舐去。

依姈同时将双手套动,好像不停的在对阿宾作揖,阿宾方才在戏院服侍过她了,现在觉得应该获得合理的报酬,他闭上眼睛,享shou

美人的疼爱。

当阿宾再睁开眼睛时,依姈已经把内衣裤脱光,并且转过身体,将两腿分开跪在阿宾的耳旁,全身都趴在阿宾上面,低头继xu

去吃他的**,**则正好以绝美的角度凑在阿宾脸上。

阿宾和依姈虽然曾经有过一次激情的性?

,更新快、无弹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绝世萌宝:天才娘亲帅炸了叶楚月夜墨寒(非我良人) 三界淘宝店(宁逍遥) 重生之工艺强国(创里有作) 贵嫁:继妃今日又在求和离(夜纤雪) 星际老祖宗穿越后靠科学修仙养崽(7宗醉) 金鸾喜嫁(淼仔) 玉龙诀(吐鲁番过客) 山村上门女婿(风二爷) 大唐第一熊孩子(十四桥) 开局被超脱:创造了深渊冥界(得一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