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少年阿宾(全)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 12 部分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赵氏嫡女      更新:2020-05-29 14:55:32     

推荐阅读:少年阿滨文全(Ben) 每天激情时(高H、NP)(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女婿与岳母(摩丝) 少妇之白洁(白洁) 污文(污到你湿透) 刮伦小说大全(好大好涨水多) 淫男乱女(笨蛋英子) 最美儿媳(冲天炮) 少年阿宾(全)(赵氏嫡女) 故事会(乱伦篇)(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

雨突然又停了,四周都静悄悄的。

阿宾的手从她脸上滑下来,经过脖子和肩膀,停留在敏霓的胸膛上,轻轻的按着,这却是小学时没做过的事了。敏霓心头乱跳,一把推开他,转身低头整理着衣服。

“月娥……”

“敏霓!”她纠正他。

阿宾环手将她拥住,说:“敏霓,我们走吧,我请你吃午饭。”

“好,”敏霓说:“但我们得回家先换套衣服。”

这是当然的,阿宾牵着她去驾车,回家的途中,阿宾问她有没有和哪个同学还在连络,敏霓说只有一位叫王忆如的,和她一起上补习班,也住在附近,今年考上台中一所大学。敏霓提议不如找她一起来吃饭,阿宾听了就说好,他先送敏霓回到她家,敏霓要去通知王忆如,阿宾和她约了中午十二点来接她,然后也回家去换掉湿衣服。

阿宾刚换好衣服,敏霓拨来了电话,说王忆如不想出去,邀他们到她家去吃饭,敏霓已经替他答ying

了。阿宾无所谓,他还是到敏霓家去接她,敏霓换过一件圆领镶边的榇衫,一条比方才长一点点的直裙,坐上阿宾的摩托车,她告su

阿宾忆如家的地点,阿宾寻着去了。

忆如全家移民,留她一个在台湾读补习班,空荡荡的房子平时只有她一个人。阿宾和敏霓不一会儿就骑到了,阿宾找地方停车,敏霓去按门铃,阿宾停好车到门口,忆如刚好来开门,她和敏霓天天见面,自然没什么稀罕,阿宾则是许久不见了,不免客气的多寒喧了几句,互相问候一番。

要说敏霓变化大,忆如变得更多,在路上即使见面也认不出来。敏霓至少还是娇巧的体格,忆如却高朓健美又肉感,头发扎到脑袋后,夹着一支梭型大红发夹,因为是在自己家里随便点,她只穿着露出肚脐的黑色背心,小小的牛仔短裤,一双腿又白又长,还光着脚丫子。

敏霓一看她得打扮,就说:“哎呀!你卖肉啊。”

忆如伸手来要捏她,骂说:“阿宾在这里你也乱讲。”

阿宾和敏霓脱了鞋子,忆如让她们坐在客厅里,她家的客厅很大。忆如说:“家里没什么东西,我煮了些冷冻水饺,将就些吃吧!”

“啊!”敏霓说:“不是说有鱼刺龙虾和鲍鱼吗?”

“是啊,晚上你请客就有,”忆如说:“别啰嗦,来帮忙。”

俩个女孩子跑进厨房,没多久捧出两大盘热腾腾的水饺,放在沙发前的长几上,忆如又开了一些罐头,摆起来还真满满一桌。敏霓调着沾酱,忆如跑到酒柜前打开柜窗,取出一瓶hennessyvsop,敏霓睥睨看着她说:“我来你家这么多次,怎么你从没让我喝过这种东西?”

“现在不是要喝了吗!”忆如将酒递给阿宾:“麻烦你打开。”

阿宾将软木塞拔开,忆如找来三只玻璃杯,阿宾各倒了半杯,敏霓也将碗筷都摆好了,忆如举杯说:“庆祝老同学相聚,干杯!”

三人都喝了一大口,敏霓却呛起来,伸着舌说:“好辣!”

阿宾和忆如都笑起来。他们边吃边喝,谈起小时候的趣事,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开心,又笑又闹,乐得东倒西歪。

终于最后三人都吃饱了,酒也喝掉了大半瓶,敏霓本来就都眯眯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线,脸儿红得像苹果,忆如和阿宾比较好一点,却也是昏头转向。本来阿宾和敏霓都坐在长沙发上,敏霓在他的右边,忆如则是跪坐在地板上,后来她就爬上来,坐在阿宾的左边,阿宾双臂一伸大鹏展翅,将俩人都搂在怀里。

忆如笑着说:“先生,请你尊重一点,我们敏霓是有男朋友的。”

敏霓欺身过去打她说:“大嘴巴,你就没有吗?”

俩人在阿宾身上戏吵起来,每人都有一边**贴在阿宾的胸膛上,把他磨得软软的很舒服。

忆如攀住阿宾的肩膀,靠着他说:“至少我的不像你那个那么会吃醋。”

“那又怎样?”敏霓不服的说。

“所以我敢这样……”忆如说着吻了阿宾的脸一口:“啐,你敢吗?”

敏霓可不敢说她早就吻过了,只是马上也亲了阿宾的另一边。忆如不服气,爬起来对着阿宾,跪坐在他的一条腿上,捧起他的头吻住他的嘴。

忆如全身上下丰满肥嫩,赖在阿宾身上不肯起来,敏霓一直笑着打她,骂她是**,她将阿宾依得更紧了。

“敏霓,怎么可以耻笑同学呢?”阿宾正色地说,然后又看看忆如:“即使那是真的!”

敏霓哈哈大笑,忆如气得要咬阿宾,阿宾连说是开玩笑,搂着她也去吻她的唇,忆如伸出舌头回应,阿宾就开始认真的吸着。

敏霓看得嫉妒,一直摇她们俩人,阿宾放开忆如,转头吻住她,忆如伏在阿宾肩上,瞧见阿宾和敏霓舌头打得甜蜜,就嘻嘻的笑起来。

敏霓说:“笑什么?”

忆如拉起敏霓的小手,按到阿宾的裤档,说:“笑这个!”

敏霓摸到硬硬的**,吓得连忙缩手,忆如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向阿宾说:“既然敏霓不怕她男朋友吃醋,你就拿出来让她疼疼你好了,硬在那里那么可怜。”

敏霓偏头嘟嘴说:“你自己去疼!”

“哦……可以吗?”忆如伸手在**上摸着:“那我可不客气了喔,真好,好硬啊,阿宾,舒不舒服?”

“忆如……”阿宾虽然爽,但是有些犹豫。

“敏霓放qi

卫冕的权力,这是我的,”忆如看着敏霓说:“哈哈……你瞧,她在生气了。”

阿宾搂过还翘着嘴的敏霓,再度吻她,而且吻得很深,敏霓先是静静的让他吻,后来双手绕过他的脖子,忘情的伸出舌头给阿宾吮,阿宾一时心动,不管忆如在旁边,就摸上她的**,敏霓这次没有拒绝,还将胸膛骄傲的挺起,让他更摸得方便。

忆如还骑在阿宾的一条腿上,她看阿宾在摸敏霓,便说:“阿宾,我的更大欸……看看我……”

她褪去背心,只剩下碎花的无肩带内衣,她轻轻一扯,两个**蹦的弹出来,果然比敏霓大上许多,阿宾一看,转头张嘴就含上一颗**。

忆如立ke

闭上眼深呼吸起来,揽住阿宾的头抱在胸前。阿宾的手仍然在敏霓的胸部揉着,他知dao

敏霓习惯被动,就去解她的衣扣,敏霓看着阿宾在吃忆如,忆如很享shou

的样子,她瞧得出神,任由阿宾去脱。

阿宾将她上衣解开,伸进胸罩里面摸着**,敏霓的小**早就硬了,阿宾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轻轻的拔起放下,敏霓舒服得双眼无神,小嘴儿直呢喃,阿宾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忆如被阿宾含住一边的**,自己摸起另一边来,她不仅**大,**也比较大,乳晕周围还长有疏疏两三根细细的短毛,阿宾有时候用门牙很轻很轻的啃她,她就发出“噢噢”的哼声。

阿宾斜着头吃得累了,放开忆如低头来吻敏霓的**,敏霓的小而尖,相当可爱。忆如跳下阿宾的腿,蹲下来解开他的长裤,阿宾合zuo

的抬起屁股让她脱去,忆如隔着内裤再去摸阿宾,她这次测量出比较精确的数据,惊讶的说:“老天,你究竟有多大?!”

说着就扯开阿宾的内裤裤头,小阿宾已经立正站好,向大家点头致意。

敏霓听见忆如的惊呼,就睁开眼睛来看,也意wai

的说:“好大啊!”

两个女孩都趴下腰伏在阿宾的腿上,对他的**啧啧称奇,阿宾觉得他好像突然间变成动物园的珍禽异兽,被她们指指点点的。

忆如用指头轻触着**,却怂恿敏霓说:“喂,你舔他一下。”

敏霓马上说:“我才不要,你不会自己舔!”

忆如本来就是欲擒故纵,听得敏霓这样说,马上张嘴将阿宾含住,敏霓见她全吃可真急了,连忙握住剩下的部份说:“留一点给我啦……”

阿宾怕她们将自己分尸了,商量的问:“两位小姐,有话慢慢说好吗?”

忆如不肯放嘴,自顾吮个不停,敏霓求了半天,她才勉强的吐出来,敏霓噘着嘴,用手掌将她的口水擦去,才也含上。

阿宾既然无力解决她们的纷争,就干脆伸手在她们的屁股上摸着,忆如肉多,敏霓结实,真是各擅胜场,忆如因为**以被敏霓占去,反正没事,就起来将牛仔短裤也脱掉,再重新趴回去。阿宾左手满yi

的摸着只剩三角裤的大屁股,手掌穿进裤里,沿着臀缝往前摸,摸到一只奇怪的绒毛玩具,饱呼呼的,中间凹一条线,还**的,阿宾故yi

往线洞里钻,手指就更湿了。

忆如被挖得难过,索性连内裤都脱掉,将屁股翘得半天高,好方便阿宾摸她。

而敏霓是穿着裙子,虽然长了一些,阿宾撩了几撩,就也露出小巧的圆臀,阿宾右手想要如法泡制,敏霓屁股左摆右摆不肯就范,阿宾设法要再往前伸,她放掉**双手来捉住阿宾的手,爬起来抚好裙子才又坐回沙发。

忆如见**有空了,此时不来更待何时,连忙跨身上去,扶正肉杆子就用力坐下来,好**,那**马上全根消失一点没剩,只是她没想到插满时会进到那么深,全身一阵酸软,居然就**了。

但是阿宾并不知dao

她已经完蛋,原来忆如**时并不会大量出水,只是贴住阿宾不动,阿宾胸前抱着她,又去搂敏霓,着实十分繁忙。

敏霓见忆如和阿宾干上了,心里有一点难过,幸好阿宾又来吻她,她才略略宽怀。忆如休息了一会儿,撑直腰枝,骑起阿宾来了。

阿宾因为敏霓不让摸**,就将她稍为抱高,让她跪在沙发上,再去吃她的**,敏霓闭上眼睛承shou,并没有反抗。

忆如自己抛动屁股,享shou

阿宾的大**,她的穴儿不深,阿宾每次都觉得**绷得很紧,整只**被夹得很舒服。忆如更是美得不用说,她摇散了扎着的秀发,满面酒意和骚意,不停妩媚的笑着,动人极了。阿宾不由得也挺动起来,往上插她,她就浪浪的叫起来。

“嗯呦……好舒服啊……啊……啊……阿宾……你真好……啊……好同学……插得好美……好舒服……啊……哥……天啊……啊……用力……我好……舒服……哦……啊……”

敏霓被她叫得心痒如蚁啮,就放开阿宾的嘴抬头来,看着忆如的骚浪样,阿宾的手偷偷摸到她的屁股,她也忘了躲,阿宾打铁趁热,就摸进腿间,触到湿答答的裤底,然后就在那里捏着按着,敏霓仰起头,默默的接受他的爱抚。

忆如穴儿浅,味口也浅,才没多久就又要**了。

“阿宾……快……啊……求求你……快一点……我又来了……啊……真好……你真好……哦……哦……我的天……啊……啊……来了啦……啊……啊……”

忆如晕死了一样的伏到阿宾身上,阿宾将她放回沙发坐好,起身将长几踢远一些,转过来抱住敏霓。

敏霓却抵抗起来,阿宾以为她作态,仍然脱去她的内裤,敏霓见他强来,又无力抵抗,于是眼角流下眼泪,轻轻的在抽噎。

阿宾硬着**傻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忆如一把将他拉过,娇声说:“过来,我还要嘛!”

然后向阿宾眨了眨眼睛,表示先别惹敏霓,阿宾会意,将忆如压在身下,再次插进她穴里,忆如不免又哼起来。

阿宾边**着边担心敏霓,敏霓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抿嘴看着她们。

“对不起,敏霓!”阿宾说。

“是啊,坏男生,”忆如骂他说:“人家不要别硬上嘛,强奸啊!?”

她将敏霓拉过来,安慰说:“乖,别难过……”

敏霓难为情的摇摇头,笑了笑,抬头吻了阿宾一下。

“对了对了,好!没事了没事了,那么……”忆如说:“阿宾同学,你现在是插着我,请你专心一点好吗?”

敏霓一听,更是“噗嗤”笑出声来,阿宾见真的没事,就用力的干起忆如,将忆如操得哇哇大叫。

敏霓见忆如叫个不停,便伸手让她握着,忆如像溺了水一样的紧抓着她,忽然一阵颤抖,又**了。

“啊……啊……我又来了……敏霓别看……啊……好丢脸啊……哦……哦……你好厉害……啊……喔……阿宾……阿宾……听我说……”

阿宾听她在叫,问说:“什么事?”

“等一下……你别……射在……啊……我里面……好吗……”她说:“我今天……啊……不安全……”

阿宾点头表示知dao

,底下插得更猛烈,因为他也快不行了。

忆如叫得可怜兮兮,气息紊乱,阿宾突然吩咐敏霓说:“敏霓……你帮忆如舔一舔**。”

敏霓一下子听不懂,阿宾又说了一次,忆如连说:“不要……啊……不要……会弄死我……”

敏霓不知如何是好,见忆如一双大奶因为被干而摇晃不停,心想:“舔就舔。”,低头将忆如的奶头含住,吸吮起来。

忆如被上下夹攻,差点昏倒,直美的抽慉不停。

“喔……亲哥哥……喔……好姐姐……你们……要……啊……浪死我吗……啊……我……死了算了……啊……啊……真会死……啊……天……来了呀……干死我算了……来了……啊……啊……”

她第四次泄了,这时阿宾也爬到顶端,他赶紧拔出来,转身对空射击,精液在空中划出抛物线,落下来却刚好滴在吃剩的水饺上面。

阿宾持续的捋着**,享shou

完最后一分美感,懒懒的坐回沙发上,将两个同学抱在怀里。

忆如已经完全不能动了,敏霓望着他幽幽说:“你……别介yi

,我不能作是因为我……我还是处女。”

阿宾吻了她的额,说:“别道歉,要道歉的应该是我,我太粗心,没考lu

到你的心情。”

“就像那次碰我的胸部一样?”

阿宾听她旧事重提,大为尴尬,又道歉了一次。

“不行,你撞得我不只胸部痛,心里也痛,我要报仇!”敏霓说。

“报仇?”阿宾问:“怎么报?”

敏霓伸手擒住阿宾的阴囊,阿宾吓得心惊胆跳,连说:“姑奶奶,别下手,我下次不敢了。”

敏霓狠狠的说:“不行!”

阿宾绝望的闭上眼睛,结果阴囊上却只是传来温柔的抚摸。

“好了,”敏霓说:“报过了,以后两不相欠。”

阿宾感激的快哭出来,搂着她吻个不停。忆如在旁边说:“你们别忙了,学长学妹的,来日方长哪……都没人可怜我,要一个人流浪到台中……”

阿宾也吻她,她才嘻嘻的笑着。

敏霓说:“好啦,可怜你,阿宾说今晚要和你好到天亮!”

“那好,到时我一点都不分给你。”

“**!”

“不高兴你来抢嘛!”

三人又吵闹成一片,阿宾给大家再斟了酒,为过去和未来同时干杯。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upline.cn

2224

少年阿宾野百合也有春天

少年阿宾野百合也有春天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8。12。03

阿宾将敏霓介shao

给钰慧,敏霓很识相的称呼钰慧作“学嫂妹妹”,钰慧就高兴的像什么似的,那是因为钰慧原本也有一个学妹,可是才刚开学不久就休学了。

淑华则被分配到一个学弟,偏偏这个学弟是个书呆子,一脸蠢样还戴着深度眼镜,淑华嫌他嫌得要死,除了刚开学的时候曾请他吃过一次饭,敷衍了事之外,平时睬都不睬他,任他自生自灭。这学弟并不抱怨,反正有没有学姐对他而言,好像也没什么影响,无所谓啦。

淑华自从和阿辉分手以来,遇过的男孩子也不少,但却每个都不了了之,到目前还是孤单一人,所以在她生日那一天,钰慧就约了几个同学帮她庆生,地点找在一家啤酒屋里,到场的除了阿宾、钰慧,还有文强、小珠、cindy,和cindy那个当连长的新男朋友,他刚好放假,从屏东上来,cindy开心极了,像只快乐的小鸟。

几个人占据了一张长桌,点了好多小菜,举杯祝he淑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淑华看见别人家都是双双对对,而自己身旁却缺了位白马王子,觉得有一点点落寞,但是又再看这么多同学朋友都来和她欢度过生日,仍然还是很高兴,就抛下了不愉快,和大伙玩闹成一团。

席间,大家都送给淑华礼物,阿宾还特别宣bu

,有一项很别致的东西要给淑华,请她闭上眼睛,淑华欣然的合了眼,阿宾口数一二三,淑华睁开眼来,惊呼一声,原来她看见一大把鲜花捧在面前,粉红色的玫瑰散并着两三枝海芋,周围是圆蓬的满天星,她实在惊喜,更没想到的是,持着花的竟是她那呆学弟。

“生日快乐!学姐。”

淑华接过来,笑颜逐开,脸蛋儿就像手上盛开的玫瑰:“谢谢你,学弟。”

原来这学弟和阿宾租同栋公寓,就是莲莲以前住的那间,阿宾因此和他认识,知dao

他是淑华的学弟,所以安排了今天的surprise。

“各位学长学姐,我是李明健,淑华学姐的学弟,请多多指教。”

阿宾让明健坐到淑华旁边,要服wu

生多加一副餐具,自然晚到的要先罚三杯,明健大口大口的栽着啤酒。淑华现在算有了伴,虽然勉强,也还将就啦,和大伙儿闹得更开怀了。啤酒屋里正播送著“becauseiloveyou。”,连长和cindy忍不住就在小小的空间中拥舞起来,大家鼓噪叫好,连邻桌的客人都帮忙拍手着。

终于酒足饭饱,阿宾提议去看电影,可是连长和cindy想去逛街,文强他们也另有节目,淑华有一些失望,便说:“那我想先回宿舍。”

既然各人都有自己的安排,阿宾去付过帐,他要明健送淑华回去,一群人在啤酒屋门口道过晚安就散了。

明健骑着一部小机车来的,他请淑华坐上后座。淑华已经醉得走路颠簸,扶着明健的肩,也不管正穿着的连身单排扣洋装裙摆又小又窄,大剌剌的跨脚一坐,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抱住明健,明健问她坐好了,才起动驾走。

回家的路上,明健载着淑华,她已经有点惺忪,因此一直贴着他的背,明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背上被学姐丰满的胸部所压迫,还随着机车的跳动而磨擦着。

而且明健只要一低下眼睛,就可以看见淑华雪白的大腿,他关心的问:“学姐,冷不冷?”

淑华“嗯”了一下,也不晓得到底是冷还是不冷。

明健骑了一段路,大概是啤酒在作用,忽然觉得尿急。他起先是憋着,又过了一会儿,却越来越难过,膀胱发出了严重的抗议,他只好跟淑华商量:“学姐,我……我想找个地方小便……”

淑华醉着眼,抬起头问:“很急吗?”

明健说:“嗯!有点急。”

结果淑华故yi

在他耳边“嘘”起口哨来,明健差一点就尿在裤子上,他寻到一处没有人的阴暗围墙边,停下来撑好侧脚,跟淑华说:“学姐等我一下……”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跑到墙根,掏出小鸟尿起来了。

他刚开始尿着,却发xian

淑华走到旁边来,一声不响地撩起裙角,露出白色蕾丝边三角裤,那裤子紧贴在她结实的小屁股上,绷出美妙的线条。然后淑华将三角裤褪到膝盖弯,白嫩高翘的臀肉更是一览无遗,她蹲下身来,淅沥淅沥的也尿起来了。

明健睁大眼睛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因为美丽学姐的撩人动作所刺激,突然在瞬间充血挺硬,才撒了一半的尿活生生被阻断,真的酸死他了。

他连忙专心再尿,好不容易,他又将小便挤出来,淑华却转过头看着他笑。

明健几时遇过一个手抱鲜花,面带微笑的漂亮女孩,蹲在身边尿尿的事,当下**又跳了两跳,尿又停了,这一次差点连牙都酸断了。

淑华眯着眼看那**,说:“学弟,了不起哦……”

原来明健的**虽然不长,硬起来却很粗,淑华仗着酒胆伸手去拿,可真要害死明健,那尿马上又再一次断掉了,淑华还有一下没一下的套动起来,让明健觉得全身酸软,只单单剩下**是硬的。

淑华尿完了,她找出卫生纸,厥起屁股擦着,明健真是看痴了,呆呆的愣在那里。淑华穿好内裤拉好裙子站起来,发xian

明健只是挺着**瞧她,于是又伸手去玩他的老二,笑着说:“你在看什么?”

淑华才套不到二下,**一阵猛跳,没再尿尿,却喷出精液来了。

明健虽然平时也会自慰,却哪里有淑华弄出来的这么舒服,受不了从淑华手上传来的美感,周身连起了几轮冷颤,淑华更笑得迷人,继xu

将他的余精都捋完了才说:“傻孩子,这么不济事。”

说完她就转身回到机车旁,背对着不再看他,明健才有时间将尿撒完。他拉回拉炼,走到淑华后面,呐呐地报gao

说:“学姐……我尿好了。”

淑华回头睨了他一眼,笑说:“那走吧!”

明健骑上车,淑华这次像个淑女般乖乖的侧坐,她抱着明健的腰说:“学弟,我还不想回宿舍。”

“那,去哪里呢?”

“到你那里去坐一坐,”淑华说:“欢不欢迎?”

明健没口的连说欢迎,往公寓骑去。

快到巷口的时候,有人在烤小卷卖,淑华嘴馋,要明健停下来,跑去买了两只。

他们来到明健的房间外,明健说:“对不起,请学姐脱鞋。”

淑华将鞋脱在门口,进去一看,哇,整理得比女生的房间都要干净,所有东西摆置整整齐齐,还加上一些细心的小装饰,淑华不由得对这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品味的学弟另眼相看了。

明健搬出一张锯短了脚的小桌子,架放到床上,淑华将烤小卷放上去,把花摆在床头,俩人一人坐在小桌的一边,淑华说:“真舒适。”

明健客气的说:“欢迎学姐常来。”

淑华这就有些惭愧了,她还是今晚才知dao

明健住这里,明健冲了两杯即溶咖啡,淑华将包着小卷的纸袋撕开,拔了一条脚塞进嘴里,说:“好吃。”

明健也喜欢吃脚,马上拔起另一只,淑华却阻止他说:“不行,不行,脚要留给我!”

明健只好放下来,无辜的看着淑华,她笑嘻嘻的一根根吃下去。

淑华说:“你别那种表情,孔融让梨你们老师没教吗?”

大概是有教吧!明健取了一大块肚肉用力的啃着。淑华吃到剩最后一条长须,看见明健悲伤的眼神,不禁笑出来,说:“好啦,一半分你。”

明健听了很高兴,淑华将那长须的一头用牙齿咬住,端起另一头说:“哪!你吃这边。”

明健怀疑的将这头咬住,淑华说:“我喊一二三才能开始……一二三!”

她已经狠狠地咬进一大口,明健见到落后,赶忙也唇齿并用,一截截的吃进来。

这到底是聪明或愚蠢的建议?不用多久,俩人就在所剩不多的小卷脚上拔河,明健眼看学姐迷人的香唇越来越靠近,不敢再动,淑华却贪心的继xu

吃着,直到俩人四唇相印。

如果不去管那条该死的小卷,那么她们就是在kiss了。

明健心头万马奔腾,淑华却还在吮着那只须,明健本来已经吃进嘴里的部分,都慢慢被她吸回去,淑华终于还是将一整条都吃掉了。

淑华牙齿嚼着,嘴唇还和明健相黏在一起,明健一动不动,听任淑华亲他。

淑华放开嘴,生气的说:“喂!你真是呆子吗?”

明健才恍然惊醒,原来是美丽的学姐在索吻,连忙伸出双手托起她的下颚,用力的吻上去。

“啊呀!”淑华痛呼一生,原来是中间的小桌子作怪,明健连忙将它放到床下,淑华直着腰屈起腿,盘坐在床上斜头看着他,明健跪在她面前,缓缓的将嘴巴印上她的唇。

淑华将口中的小卷吞咽下去,主动伸出舌头到明健的嘴里,让他吸着,明健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吃到黏黏腻腻软软滑滑的舌头,心中强烈的悸动,不久前才射过精的**又猛然竖直起来。

淑华攀住明健的脖子,往后仰倒躺到床上,明健随着她的动作压在她左侧身上,淑华马上就感觉到大腿上被他的硬**贴着。

明健不停的和淑华舌战,淑华觉得动情起来,拉着明健的右手,放到自己胸前,说:“摸我!”

明健的手掌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到女性温柔的**,一直发颤,五指不自主的将那团软肉握紧,然后就僵在那里,不过他还记得说:“学姐,好大啊!”

淑华自己将胸部往他手上挺,娇声说:“帮人家揉一揉嘛!”

他笨手笨脚的去揉她,学姐的**好像充饱气的皮球,又圆又有弹性,明健作梦也想不到居然可以亲手握住。他虽然摸得自己很兴奋,却把握不到重点,无头苍蝇横冲直撞,搞得淑华更加的骚浪,直是心慌难忍,郁燥不堪。

淑华没有耐心再等,她动手解开洋装上身的三颗钮扣,并松掉胸罩前扣,让雪白坚挺的双峰完全呈现,她举手将左乳捧起,指点着明健说:“摸这里……”

明健虔诚的将右手手掌贴放在那只**上面,感觉到**突突地顶在掌心,有无限的搔痒,他像撮面粉团一样的揉来揉去,那**就一下子扁一下子圆,果然比刚才摸的好过多了,可是淑华还是不能满yi

,她又提出要求说:“吃我的奶奶……”

明健求之不得,只是他不愿移走手掌,便将手指张开,学姐的小**便颤巍巍的从中指和无名指间突然出现,他慢慢的让**磨过中指、食指,最后停在虎口当中,以令人敬畏的姿态站立着,明健低下头,张嘴轻轻含住,说也奇怪,这时毋须教导,他就懂得吸吮起来。

“嗯……嗯……”淑华终于略为觉得有搔到痒处,呻吟着表达出快乐:“嗯……好……好……”

明健小力的啮硬那**,用舌端逗个不停,手掌还不忘有节奏的按摩整颗肉球,淑华抱住他的头,合上双眼,笑得妩媚动人。

“学弟真乖……姐姐疼你……嗯……嗯……很好……哦……学弟……换这边……换这边……”

明健的嘴依她的指示吃到她的另一边,那粒还半软半挺的**在他的唇间逐渐硬化结实,他的手则留在原位不动,食指指尖替代了舌头,不住的绕着**划圆圈。

“啊……学弟……明健……很舒服……姐姐很舒服……哦……”

淑华觉得越来越好,也越来越需yao

,左手捞到明健的胯间,找着了坚硬的**,轻轻的撩上撩下,那**在裤子里面可能被束缚得难受,跳动抗议着。淑华拉下明健的拉炼,伸进内裤,找到膨涨的**,用指尖挑逗马眼,并将那上面流出来的腺液抹散在周围。

明健下腹不自主的收缩不停,忘了嘴上手上的动作,淑华就抽出手来,张开双臂,说:“喂……,帮我把衣服脱掉。”

明健听话的将她外衣扣子全解开,胸罩脱下,于是淑华美丽的身躯呈现在眼前,只剩下三角裤还穿着。那一小块白色的箭头,早就因为潮湿而透明,所以底下是挡不住黑色的阴影,明健激动极了,忽然凶狠的将它用力拉下,淑华曲起左腿,将臀部和大腿的曲线呈现的更完美。

明健痴痴的打量淑华全身,她现在除了脚上一双蓝白相间的短绵袜之外,已经一丝不挂,她还尽量摆出最诱人的姿态,让明健看个够。

明健抱上去吻她,她将他推开,指了指他的衣服。明健连忙脱去自己的衣裤,一会儿,两人都变成赤条条的,相拥吻在一起。

淑华的手掌在明健的胸膛上游移着,玩他的小**,明健按奈不住,翻身压在她身上,淑华配合的张开双腿,明健的**到处乱闯乱撞,找不到到出入口,淑华猜他没有经验,就挪动屁股帮忙他,让**触在穴儿口上,那里早就浪水氾滥,淑华用脚跟将明的屁股一勾,**免不了全根皆没。

“噢……”淑华满足的叫起来。

真粗,真舒服,多日以来的寂寞,终于获得排除。

明健更爽得糟糕,他第一次插进女人的身体,淑华偏偏又骚又紧,他被夹在穴儿里面实在过瘾,淑华还摇着屁股催他动,他就学a片上男女作爱的样子扭动起来,刚开始还有点生疏,没多久就找到窍门了,和淑华一插一挺,搭配的完美无缺。

“哦……学弟……哦……明健……你作得真好……我很舒服……啊……啊……对啊……好深……好粗……涨得我……好充实……啊……”

明健被学姐称赞,干得更卖力。

“好弟弟……好哥哥……啊……妹妹好好啊……哥哥……唉呦……明健……我漂不漂亮……?”

“漂亮……好漂亮……嗯……”明健捧着她的脸,和她亲嘴起来。

“嗯……”淑华和他吻着,屁股忘情的迎凑。

明健的**实在是粗,淑华的**被撑得满满的,穴儿口翻出红红的嫩肉,但是她一点儿也没觉得难过,宁愿他再粗一些也没关系。

明健趴在充满青春弹性的**上,这还是自己心中仰慕的美貌学姐,一心只盼望能作得让她高兴,博取她的欢心,真是任劳任怨埋头苦干。他的**插在肥腴的**里,有力的抽动,当他尽底时还会受到淑华大腿肉的反弹,真是奇妙的经验,没想到作爱居然是着么快乐的事。

淑华一直给他鼓励,告su

他她有多舒服。

“亲学弟……亲哥……你插得……真好……姐姐应该……啊……早一点跟你……哦……要好……你……好粗啊……磨得好爽啊……哦……再快一点……啊……姐姐会被你……嗯……插上天……啊……啊……”

明健没听过女人**,淑华的声音直催得他头皮发麻,他用力抱紧淑华,狂风暴雨似的摧残她起来,没想倒这更投了淑华所好,叫的愈发肉紧。

“健……好老公……弄死老婆了……啊……啊……干死我没关系……我要……噢……对……像这样……还要……不能停哦……啊……啊……别停……嗯……再快……再快……啊……啊……”

她快要**了,双手紧锁着明健的颈子,浑身乱颤,屁股挺到老高,让**可以插得更深入点。

“哥……快插……啊……快插……我快要来了……啊……啊……天啊……要命……哦……完了完了……啊……啊……”

她下身一阵狂喷,把明健的床都弄湿了,明健并不知dao

这代表什么意义,仍旧拼命的**不停。

“哦……哦……健……你真的是……我的……啊……好哥哥……嗯……哎呀……这么好……啊……啊……我又一次……哦……又……啊……来了……呃……”

她又一次**,**膣肉压得更紧,所以同时也将快乐感染给明健,他被不停收缩的子宫吮得难以忍受,终于**急速膨胀,噗吱射出阳精。

“啊……学姐……学姐……”

他们软弱无力抱在一起,满身大汗。淑华满yi

的亲他的颊,明健抬起头来,细细的看着淑华的脸。从她的额,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到她的唇,淑华的一切一切,都美丽极了。

“学姐!”他唤她。

“什么学姐,”淑华抚着他的头发:“我没有名字的吗?”

“淑……淑华……”

“嗯。”

“淑华……”明健问:“我……是不是要娶你?”

淑华看着愣头愣脑的明健,笑说:“你想娶吗?”

“想!想!可是……,”明健说:“一定还有很多人追你。”

“所以你害pa

吗?”淑华问。

“不怕,”明健推一推眼镜,勇气十足的说:“我也要追,我会打败他们的。”

淑华张臂将他抱住:“好,那要努力哦。”

明健低头去吻她,淑华抬起下颚,张开樱唇,迎接他的吻。

这时在房间外,阿宾和钰慧刚回来,他门上到楼梯口,看见明健门口有淑华小巧可爱的鞋,两人对望了一眼,发出会心的微笑。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upline.cn

2325

少年阿宾吾爱吾师

少年阿宾吾爱吾师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8。12。05

阿宾载了一大叠讲义资料,捆在机车后座,在往班导师林素茵家的路上骑着,这是他今天所跑的第四趟了。

早上在科办公室,阿宾被班导师叫住,问他“帮忙送一点点东西”好不好,结果一点点东西居然有这么多。

只是阿宾也不抱怨,因为林素茵是个大美人。

她虽然接近四十岁了,但是养尊处优,面貌姣美可人,皮肤白白净净,身材高朓,腰身如蛇,而最引人入胜的地方是,饱满的胸部并不因年龄增加而下垂,依然结实耸立。据说她已经有个念国小的女儿,还能拥有这样的体态的确不简单,所以阿宾才乐于为她服wu

阿宾来到她家楼下,抱着那一大捆的文件搭上电梯,林老师的家在八楼,屋里面是挑高再隔一层夹层的那种,也就是所谓的楼中楼,还算是宽敞舒适。阿宾走出电梯按了门铃,没多久老师就来开门了。

“唉哟,辛苦了!”老师说,声音非常娇媚。

她穿一件毛绒绒的长袖套衫,和紧身的牛仔裤,烫得蓬蓬松松的头发,描得细细长长的弯月眉,配上鲜红的唇彩,全身都散发成熟的韵味。阿宾还闻到浓浓的香郁气息,那是她最喜欢搽的法国guerinsamsara香水。

阿宾每次看见她就心动不已,他走进客厅,直接往阁楼上爬,他知dao

所带来的文件是要放到书房里去的。老师的家,一楼是客厅、餐厅和厨房,二楼夹层是房间。二楼的部分因为还留着让一楼客厅形成挑空,所以面积比较小。阿宾进到书房,其实所谓书房只是用短栏杆在二楼围成的小空间,有两排大书柜,放著书和文件,他将带来的资料一部一部的放到靠墙壁的那只书柜上,老师也上来了,走到他背后说:“真谢谢你!”

“哪里!”阿宾说。

阿宾背对老师,专心的排着资料,老师指点他怎么去放,他可以感受到后面老师隐约传来的体温和香味,他好想将她搂在怀里,狠狠的爱她一番。

他想着想着,手上就摆错了位置,老师靠上来纠正他正确的地方,然后却没有再退后,阿宾感觉背上被两团软肉压着,一双玉手环上了自己的腰,老师幽幽地说:“阿宾,你体格真强壮。”

“老师……”

阿宾回过头,老师就凑嘴上去吻他,她嘴唇又湿又软,阿宾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转身用力的将老师抱住,舌头伸入老师的嘴里面,和她的香舌相互问候着。

他明白了。今天这是老师的故yi

安排,她要引诱她的学生,而他上钩了。

阿宾的左手在老师的背上抚着,右手顺着腰摸到她的臀部,她穿着的牛仔裤非常紧,所以摸起来觉得屁股十分结实。老师对于阿宾放肆的动作恍若不知,阿宾就再将左手移到她的胸前,摸她又大又软的**,以前他都只能在课堂上偷偷的看着,幻想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现在却是实实ji

际的握在手上,真zheng

是美梦成真,而且老师的奶奶浑圆多肉,摸起来的感觉太过瘾了。

阿宾将老师一步步推压靠到书柜上,继xu

吻着老师,双手全都来揉她的**,老师揽着他的颈,任他轻薄。阿宾隔着衣服又觉得不够,便将手从老师的腰际伸进套衫里面,贴肉的摸,后来更索性将那套衫撩起,老师顺从的举手等他脱去,他将上衣拉到老师的上臂时,就抛下衣服不管,捧着**亲起来了。

老师的头还被套衫罩着,看不到外面,黑暗造成刺激的快感,她不禁发出急促的喘声。阿宾让她埋在衣服里浪哼,将老师的黑色胸罩扯开,那指头大小的**就跳出来颤动着,两颗**弹力十足,正不安地起伏摇摆。

阿宾两手齐袭,拿住她的**用力捏,老师也没有呼痛,阿宾曲起中指弹在**上面,老师忍不住耸了耸肩膀,连带的使**更摆荡不已,阿宾将它们捧定下来,再用嘴轮流的去吃,只听见老师在衣服里发出闷闷的“唔唔”声。

老师真不简单,三十七八岁的年龄还能将皮肤保持得这么细致,**光滑洁白,隐隐约约的浮现血管的痕迹。阿宾动手去解开她的牛仔裤,这牛仔裤是如此的紧,他使了半天力qi

,才脱卸到臀下,露出老师也是黑色的高腰三角裤,光看老师那窄小的骨盆,平滑

,更新快、无弹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我有亿万亿极品灵石(白白锅) 穿越从龙珠开始(豆拌青椒) 龙门战神(绯雨) 正义生气的狩猎恶魔(地狱狂战者) 做局(易克1) 朝仙道(皇甫奇) 阮白和慕少凌(堆堆) 一胎二宝京太掉马99天(云锦书) 爱在倾城时光里(柠海芸) 都市风云(易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