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少年阿宾(全)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 43 部分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赵氏嫡女      更新:2020-05-29 14:55:38     

推荐阅读:少年阿滨文全(Ben) 每天激情时(高H、NP)(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女婿与岳母(摩丝) 少妇之白洁(白洁) 污文(污到你湿透) 刮伦小说大全(好大好涨水多) 淫男乱女(笨蛋英子) 最美儿媳(冲天炮) 少年阿宾(全)(赵氏嫡女) 故事会(乱伦篇)(老头胯下挣扎的娇妻)

依从她食指的勾引向着沙发走去。

依姈的美眸一直盯准副教授的眼睛,副教授挺着石条一样的**,来到离沙发前约莫半米处,依姈扬手便握住那**,轻轻拉过来。说也奇怪,副教授高大的身体居然变得像个气球似的半点重量也没有,随着她若有似无的柔胰漂浮,整个人直挺到她身边。

依姈揪着那从裤裆中挺出来的**,它看起来很骄傲,自从刚才在门口硬起来之後就再没软过,而且散发出烫人的热量。依姈用食指和拇指圈住肉杆子,优柔的滑前滑後,副教授刚刚享shou

完文文的刺激,气焰当然还十分高昂,依姈四两拨千斤,稍为使点儿劲就套得他全身打摆子,中年肥起的肚子缩瑟连连,依姈偷偷好笑,反正送佛送到西,她就拿整只手掌都去握住,开始逐渐加快速度的替他打着,副教授的**被她箍得发胀,又红又亮,依姈突然想起耶诞灯泡,终於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副教授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及中在短短十余公分长的肉上,哪顾得了她在笑什麽,只能屁股交错的扭曲挤夹,两腿在裤管里不听使唤的抖着,随时都要脑浆涂地。

依姈不躺了,她坐正身子,将胸脯高高耸起,那粉红色的小**也硬得跟豆子似的,她再将副教授拉近一点,让他的马眼正好触在她的**上,随着手的动作磨来磨去。

“喔呜……”副教授喉咙里没有意义的滚着声响。

依姈的手抽动得更狠了,彷佛想要把副教授的**拗断。

“好大啊!”

不知dao

文文什麽时候踗到依姈旁边,傍着她坐下来,她好奇的打量副教授那男性凶器。

“没用的丫头,我替你复仇呢!”依姈说。

文文没再出声,把头侧靠在依姈肩上,看着她忙碌。

“喔……喔……”副教授叫起来了。

“帮我忙,他快来了,”依姈对文文说:“含住它……”

“不要……好丢人……”

“丢你个头啦,胡说什麽傻话?”依姈白她一眼:“这东西刚才还弄得你要死要活的,不是吗?”

文文不乐意嘟着嘴,还是低头下去,依姈让了让身子,文文就把副教授的**含住了。依姈换过另一只手,没停顿的接续搓着。

“老师,”她挨到他身上:“还撑哪?要来了没?”

副教授酥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依姈还在催他:“射出来嘛,射出来嘛!”

“呃……啊……”副教授恍惚无神。

依姈使出最後绝招,她张嘴对着副教授的腰间,没预警的咬上一口,副教授吃痛,大声叫了一句“啊唷……”,垂死的猛烈颤栗,叫声也迟钝下来,身体转为呆滞,**突突胀大,依姈和文文都知dao

这是他败战的前兆,都快速地再深吞深套了十来次,副教授便仰起头粗着喉咙,停下来了。

“哦……哦……我的天……”

那**再度跳动起来,同时喷出一股又腥又浓的阳精,文文首当其冲,吃了第一口,满嘴都是男人味道,连忙把**吐掉,副教授第二股精液就又喷过来,射在她的脸庞上。

“我来,我来!”依姈急忙张开嘴儿转手接过来,丁香小舌尖顶在**的分瓣处,副教授精流如注,弄得两个女孩子满脸浆汁。

副教授果真好久没做了,文文眯着眼说:“好多啊……啊……还有……好烫……”

依姈也很讶异副教授射出来的份量,她等他射得差不多了,才重新叼住他的**,间断的吸啄着,把他体内最後賸余的部份也都啜出来。

副教授终於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不支地跌向依姈和文文,她们让他翻仰坐在中间,三人倒成一堆,副教授傻喘着,根本说不出话来。文文仰起脸,亲在他的脸上,对他说:“谢谢老师。”

他的思绪混乱得很,搞没明白做了这种事是该被惩罚或是该被感谢?依姈的手掌托住他半露在外面的阴囊,细心的捏揉着布满皱纹的表皮。

“喔……你们两个小妖精……”副教授舒服的说。

“老师喜欢妖精吧?”依姈笑着。

“啊,老天!”副教授闭上眼睛:“我真的好久好久没做了。”

三人都没再说话,可是两个女孩子都已经赤身露体,只有副教授还衣冠楚楚,看起来有点不像话,依姈便去扯他的裤带裤钮,将他长裤脱掉,文文也一起帮忙着褪他的裤管,同时连内裤都乾脆一并脱走了。

“咿唔……”依姈拨动他的**说:“不知dao

还能不能再用?”

这句话的挑衅意味太重,副教授展臂将两人揽住,两掌各握住一人一只的**,依姈低下身体,将已经软化的**吃进嘴里,用舌头搅拌来搅拌去。

“哦……”副教授又快乐起来。

副教授的手离开依姈的**,沿着她的腰往下摸,摸到大腿以後又去摸她的屁股,依姈的屁股肉又紧又实,副教授抓在手里过瘾极了。

副教授轻轻的在她小屁股上拍出声响:“可以翘起来吗?”

依姈顺从地趴转过来,举高屁股,让副教授的指头从她的屁股缝摸向花唇。

“嗯……”副教授的指头让她很愉快,相对令她的对**的吸吮更加有劲。

“嗯……哼……”副教授下腹紧绷,热流四窜,**再度勃起。

依姈看他又翘直了,舌尖沿着**的冠沟绕圆圈,小手握着茎身捋动,副教授有一点点包皮,依姈就将它慢慢套住冠缘,又很快的将它退去,玩得不亦乐乎,副教授更加怒矗难驭了。

“硬了,可以了!”依姈高兴的说。

依姈水份丰沛,两爿嫩肉黏人得紧,副教授的指头越陷越深,他想憋也憋不住了,跳起来将依姈翻倒在沙发上,提枪就要霸王硬上弓。

没想到依姈却踢足撑肘,不肯依从。文文找到机会报仇,藉地利之便把她的双腿压住,压得依姈全身动弹不得,副教授马上趴到她身上,俯脸吻她。

“慢点……慢点……不要……不要啦……”依姈推着他。

“不行不要。”文文乐得很。

“不是……不是啦……”

“是的……是的……”文文说。

“不是……不是啦……不是我啦……不是我啦……”

“少来,”文文幸灾乐祸:“这次轮到你了。老师,快插进去。”

“不是我……不是我……”

副教授已经拼红了眼。

“不是啦……你……你……你听我说嘛……听我说嘛……”

副教授看她挣扎得认真,就停下来听她说。

“说什麽?”

“是那个……那个啦……里面……里面那个……”依姈附在副教授耳边小声的说。

副教授随着依姈的眼色瞄去,卧室门大开,直接看到自己的床,雪梅玉体横陈,半裸侧卧的睡在床上。

“那个……那个……?”

“对啊!”依姈说:“清纯小美人。”

“那个……可是她在睡觉啊!”副教授说。

“睡觉?假装的。”依姈吃吃笑着:“我们在这里胡天胡地,她能睡得着才怪?刚刚我还看见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在看着我们呢……”

副教授半信半疑,依姈又推他:“来,起来嘛!不信我带你去看。”

副教授坐起来,文文没听到他们在说什麽,心中担忧这骚依姈又来设计自己,连忙抱胸坐到一旁,怕副教授扑向她来。

依姈也坐直身子,比划手势要副教授离开沙发。副教授遵照指示下地站立,依姈先帮他解去上衣,让他也赤条条的,然後伸手捞起他的**,咦?副教授再度变成气球,乖乖让她将他牵着,向卧房走去。

文文瞧着没自个儿的事,就也好奇地跟在後头去看。

依姈和副教授来到床边,雪梅酥胸半裸,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颤动个没停,而且呼吸起伏不定,果然是在装睡。副教授看着这平日最认真用功的女学生,那两条粉嫩的大腿、一半儿雪白的小屁股,双脚跨叠处半露出黑影的神密区域,光影交叠,还留有晶莹的水渍,他的心境中大为晃荡,**颤个不停。

“你看,”依姈贴着他说:“没错吧?”

副教授点点头。

“那就去啊!”依姈怂恿他。

“不好吧?”副教授有点胆怯。

“不好?上我你倒是很凶。”依姈抗议了:“去啊!”

副教授下腹酸死了,既然依姈要他去,他摇着摆摆晃晃的**就要上床。

“你干嘛?”依姈又将他抓回来。

“你……你叫我去的啊。”副教授连忙辩解。

“笨蛋,你强奸啊?”学生教xun

起老师来了:“你懂不懂女人?温柔点。”

“啊?”副教授不明白:“温柔?”

依姈白了他一眼:“先吻她嘛!”

“是啊!是啊!”文文插嘴说,显然不满yi

刚才所遭受的对待……

副教授瞧着两个女娃儿,讪讪地走到床的另一边,文文和依姈对他作手势,他小心的蹲下来,将脸贴近雪梅,听见雪梅紊乱的鼻息。

文文和依姈都噘起小嘴,表示要他吻上去,他停了一下,便直接亲上了雪梅的嘴。雪梅动都不动,副教授嚐着她香喷喷软嫩嫩的红唇,还真有味儿,不免又吸又舔,吮个没停。

依姈悄悄来到他旁边,牵起他的手放到雪梅的脖子上,这回他不待俩人催促,聪明地在她脖子肩膀和腮边细细抚摸,依姈很满yi

,过了一会儿,又拍着他,然後指指床,告su

他可以躺上去了。

副教授边亲嘴边挪动身体,面对雪梅面卧到床上,文文调皮心起,弯腰执着雪梅的手,移过去用她的掌心碰触副教授的**。

雪梅猛的一震,文文和依姈则窃窃私笑,最爽的是副教授,那**怒跳不止。

雪梅握了就连忙放开,文文正守着那儿瞧,立时又把她的手扳回去,还一根一根的折弯她的手指头,让雪梅抓住副教授,雪梅突然“啊”一声,原来是依姈捏了她的**一下,这可惨了,还怎着装睡?

副教授趁机将舌头侵入她的嘴中,雪梅更加不好意思张眼,却也不能假装无所谓,只得用舌头来挡,两根舌头就此开始纠缠不清。

雪梅觉得又有一只怪手摸上了胸前的一对蓓蕾,很明显和依姈细滑的手掌不同,那当然是副教授。他虚着掌心辗动她的**,雪梅紧张得汗毛纷纷竖直,芳心禁不住挑逗,反射的摇动起副教授的**。

副教授见她有了回应,拉起她一条腿跨到他腿上,两人睡得更近了一些,嘴上还是吻得你来我往,雪梅一个心慌难奈,放开了他的**,手臂弯上了他的肩膀,将他用力抱住。

这一放手,那**得到自由,而雪梅的腿还架空搁在副教授身上,门户已开,副教授的**勃勃抖晃,那**就顶在雪梅的**上,只觉得又热又稠,原来**早就漫流得四处都是。

雪梅因之又是一震,副教授嚐到甜头,**更是跳个不停,雪梅香肩连缩,“哦……哦……”地吐出声来。

副教授用手托着**,沾着她的浪水在**外涂来涂去,雪梅将他搂得紧紧的,脸蛋儿埋在他肩头,偷偷的低吟。

副教授玩了一会儿,手上略略用力,那**就张了开来,红红的**突开绷实的小径,勉强埋进半个头头。然後副教授就不管她了,手掌在她的背上到处抚慰游走,雪梅浑身不自在,等了半天他还是只摸着她的背,就有意无意的摇动腰枝,让**在穴儿口磨动磨动,好稍解一下那被侵入的烦躁。

可是摇了又摇,副教授却像木头一样,还是只搁在洞口不动,她“唔”了几声,副教授恍若不知。

雪梅气苦无门,银牙一咬,不要了脸皮儿,用力翻身骑上副教授的身体,副教授被他推平,她顺势往下坐,那**无声的窜入她美穴之中。

“哦……”叫出来的却是副教授。

雪梅的紧迫感和文文又大不相同,文文像是两扇关闭着的肉门,而雪梅,怎麽说呢?像是一条太小的牛仔裤,勉强可以穿得上,可是每一个地方都被她绑得密不通风,硬要穿上,就必定会累得喘不过呼吸。

雪梅一骑上去後就停不下来,既然都丢脸了还管什麽,她合着两眼,甩开秀发,用力的抛动小屁股,双手撑着副教授的腰,愉快地蠕个不停。

这样骑几十下之後,她才蓦然张开眼睛,却发xian

副教授魂儿勾勾正对着她瞧,雪梅大窘,娇嗔道:“看什麽?”,随手从床边柜抽来一本书甩在他脸上,副教授只好执着书遮脸,以免她羞。

雪梅这才继xu

她的摆动,不过又只是几十下,她就辛苦的伏到副教授身上,不会动了。

“怎麽了?”副教授隔着书问。

“嗯……”雪梅衰弱的说:“没力了……”

副教授偷偷地笑着,终究心生不忍,於是伸手安住她的腰,下身用力的向上快速耸插不停。

“啊……呃呃……”这回换文文叫了:“唉唷……唉唷……”

副教授勤奋的挺动,享shou

俩人共同创造的欢愉。挺着挺着,脸上那本书慢慢被拿开,雪梅将脸靠到他前面,静静端详着他。

“舒服吗?”他温柔的问。

雪梅点点头。

“那你怎麽不叫了?”

“叫什麽?”

副教授停下来,说:“叫我啊。”

“叫你?”雪梅傻呼呼的:“老……老师。”

“不对。”他说。

雪梅就不懂了,只觉得他停下来让她很心慌。

“不是老师,”副教授说:“老公。”

雪梅涨红了脸,摇头道:“你羞我,谁理你!”

“嗯?”副教授往上挺了几下。

雪梅秀眉深蹙,芳唇乍启,就是不叫。

“叫啦……”副教授挺得更凶了,直戳在她的花心上。

“……”

“亲爱的,”副教授一直赖着:“叫我啦……”

“……”雪梅终於小声说:“老……老公……”

“乖!”

副教授突然翻身,将雪梅压在身下,对他的年龄而言,这种姿势舒服多了。他如虎出闸,大起大落,插得雪梅花枝乱颤。

“哦……哦……老公……”雪梅将他抱得紧紧的。

“小乖……我的小乖……”副教授已经很喘了。

他两只手掌将雪梅的屁股牢牢抓住,手指全部陷入那充满弹性的肥肉里。

“啊呀……”雪梅弓起身体叫着。

副教授觉得每一**,都像在拥挤的人群中推磨前进,**的感觉敏锐无比,直传到四肢百骸。稍不留神,丹田着火般的烧起,屁股一缩,强劲的精液就汹涌地喷进雪梅的穴儿里。

“噢……”他僵硬的撑着腰,然後全身失力,躺到雪梅旁边。

副教授可真累了,被这几个女学生搞得疲惫不堪。雪梅吻着他胸膛上的汗珠,他则吻着雪梅的头发,俩人享shou

着事後的温馨。

房间好安静,过了一会儿,副教授玩着她的耳垂问:“你在想什麽?”

雪梅摇摇头,幽幽地说:“被你抱着好舒服,老师。”

“嗯?”副教授质疑。

“老公……”雪梅说。

副教授满yi

了,他将她抱得更进来,两人交着颈,渐渐地一起陷入迷糊的世界……

当雪梅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蒙蒙的了,房间里面点着灯,副教授坐在角落的书桌正在写着什麽东西。

她翻动身子,心中乱乱的。副教授听到背後的悉索声,转头看见她醒着,便站起来,坐到床边。

“醒了?”

“老……”她迟疑了一下:“老……”

“嗯?”

“老公……”很小声。

“乖,”他温柔地摸着她的脸:“肚子饿吗?我给你泡碗面。”

副教授好像只会泡面。

“嗯,谢谢。”雪梅点点头:“依姈和文文呢?”

“不知dao

什麽时候走的。”副教授跳下床,走到书桌拿回一张纸笺,递给雪梅。

“老师,我们先走了,谢谢你今天的教导,我们还没问的功课,雪梅会替我们问。雪梅的咳没那麽快好,晚一点请再给她吃一次药,bye。姈&;文。”

纸笺末尾还画了两个作鬼脸的女孩。

“哼,都是她们害的。”雪梅别嘴说。

“还说呢,”副教授指着地上说:“是谁打死了我的蜘蛛?”

“你的蜘蛛?”雪梅睁大了眼:“它是你的……它……它咬我。”

“这我养来吃蟑螂的,那会咬人?”副教授笑着按着她的头:“不过没关系,拿你来换蜘蛛。”

雪梅脸又红了:“谁要跟你换?”

“换定了,不然你赔我蜘蛛。”副教授狡猾的说:“我去泡面了,你等一等。”

副教授吻了她一下,走出房间。雪梅看了看纸笺,看了看房间,又看了看那倒霉的蜘蛛,不由得发起愣来。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upline.cn

,更新快、无弹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满级大佬误入无限游戏后(牧白)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氪星人(天道经) 诸天:从大秦小透明皇子开始(三渡剑客) 穿越古代去逃荒随身带着时空门(脚滑的喵) 你这领主有问题吧(太白水君) 龙族:寻找路明非(娜尔爱多) 吞噬星空之张昊白(定羽) 空间逃荒:带着千亿物资养大佬(只打雷不下雪) 毒医王妃总在作死(草昧菟) 乡村作曲家(旋转蘑菇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