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少年阿宾(全)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 26 部分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赵氏嫡女      更新:2020-05-29 14:55:35     

推荐阅读:少年阿滨文全(Ben) 每天激情时(高H、NP)(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女婿与岳母(摩丝) 少妇之白洁(白洁) 污文(污到你湿透) 刮伦小说大全(好大好涨水多) 淫男乱女(笨蛋英子) 最美儿媳(冲天炮) 少年阿宾(全)(赵氏嫡女) 盲人按摩师 苏倩(苏倩许文)

钰慧张嘴便要来咬他,他连忙收回手指头,钰慧顺势吻上他的嘴,以遮掩自己的羞态,肥软的香舌探出,伸进阿宾的嘴里乱搅和一通。

阿宾津津有味的吮着她的舌头,下身又在偷偷的顶撞,钰慧刚**过两次,那地方敏感的很,阿宾一碰到她,她就赶快缩着腰,阿宾故yi

一连串直顶,她闪避不及,终究还是被阿宾送进半个**。

阿宾得手之後反而不肯再动,钰慧却难过起来,她忍不住摇了摇屁股,阿宾诈作不知,只是对她嘻嘻的笑,钰慧只好上下的扭动磨擦,毕竟搔不着痒处,逼不得已出声求援,娇声说:“哥……”

“干嘛?”阿宾大剌剌的应着。

“嗯……”她仍然摇着屁股:“嗯……来……”

“来什麽?”阿宾还在装傻。

“进来嘛……”钰慧说。

“进去哪里?”

“嗯……哼……”钰慧怎麽说得出,她又求道:“人家要……”

“要……就拿去啊!”阿宾说。

“哼……”钰慧快生气了。

阿宾哈哈一笑,屁股一挺,将**插进了一截。

“啊……好哥……”钰慧满yi

的说。

阿宾将她推扶着坐起,那**因此而寸寸推送,当她坐好在阿宾胯上时,已经将**子全数吞没。

“唔……唔……”钰慧感到无比的充实。

“你来动。”阿宾说。

钰慧像青蛙那样蹲起来,双手按在阿宾的腹肌上,抬起屁股,让**滑溜出来,当退到仅仅剩下头儿相连时,便缓缓坐回去,完成一个周天的循环。

阿宾仰躺着,觉得美妙极了,他什麽都不用做,只须坐享其成,钰慧一次又一次的自己抬起放下,阿宾的强硬也让她十分的舒畅,偶而她低下头,看见自己私处和**的接触分合,和自己不断淌出的汁液,不由得臊红了脸。一扬头,结果阿宾正笑着在看她,更羞急的快要哭出来。

阿宾心疼她,便捧着她的粉臀,帮她顶送推按,钰慧一下子美上了天,忘记害羞的事,腰臀配合着不停地猛扭狂摇。阿宾没见过钰慧这样卖力的骚样,取笑她说:“啊呀,乖妹妹好努力啊!这一定是蝶式了,真厉害。”

钰慧受气不过,正要开口唾他,没想到牙龈儿一酸,只能仰脸“啊……啊……”的叹着,屁股扭不免得更用力。阿宾被她套得是万分美妙,忽然觉的她的穴儿肉疾缩,穴心一口一口的像在吸吮**,知dao

这丫头又不行了,果然她一屁股坐实下来,长长的一声娇唤,底下浪水乱喷一气,**了。

阿宾不让她有喘息的馀地,翻身将她压到身下,托着她的两脚到自己背上,深深的重新进**中,钰慧只能乖乖的承shou,阿宾强风暴雨般的猛烈抽送,让钰慧刚来的**不及退去,穴儿又再阵阵痉挛收缩,**唧唧,小脸蛋不住的摇晃叫喊,造成一连串接续的**。

阿宾这才停下炮火攻击,让钰慧抽着换气,同时他也伏到钰慧面前,让钰慧搂着他。

“天哪!真……舒服……”钰慧喃喃的说。

“还没完哦……”阿宾说。

“不行……不行……我会死掉……”钰慧无力的说。

可是阿宾又慢慢的拔出插入,钰慧脸上漫起迷惘的笑容,阿宾稳定的加速着,钰慧小嘴儿越张越大,而且不时发出没有意义的声音。

阿宾跪正起来,将钰慧的膝盖弯压到她的胸前,要她自己抱住双腿,因此钰慧最肥沃的水洲便朗朗的迎候着他,阿宾扶着她的大腿外侧,轻肆的往返穿梭。当他刺入时,丰腴幼嫩的大小**紧含着他,并且随着被他带翻进去;当他撤tui

时,钰慧弹力十足的美肉刮动他**菱上的神经末稍,水份也大量的被他提扫出来,淹没了四周的草皮。

阿宾又记起钰慧敏感的肛门,伸出手指去轻扣着,钰慧急忙收缩括约肌,连带使得穴儿口也极力的夹紧,阿宾舒服透了,一边挖一边忘情的大干不停,钰慧俩手抱腿,只能“噢……噢……”的尖声叫着,阿宾没由的兴起,另一手更去捻她的阴蒂,钰慧再也忍受不住,放掉双手,两腿架踏到床上,粉臀向上紧张的抬起,阿宾没料到她反应这样激烈,一下子手忙脚乱,双手停止了戏弄,急忙压俯到她身上,钰慧浪劲大发,仍然高挺着屁股迎凑,阿宾哪敢怠慢,用力的狠插不停,钰慧的臀部越抛越快,终究不敌阿宾的攻势,两手死死的抱住情郎的背膀,小嘴儿在他肩上乱咬乱啃,几次“嗯……嗯……”喘气之後,便软软的失去战斗力了。

阿宾见钰慧再次丢身,猛的抽出**,跳到钰慧面前,将**送到钰慧嘴边,钰慧连张嘴的力qi

都没有,阿宾的马眼张开,浓烫的精液全喷到钰慧的面颊上,阿宾用**将它们在她脸蛋涂抹开来,钰慧只得随他胡搞,半闭着眼睛无神的看着他。

阿宾在床脚倚墙坐下来,钰慧躺了一下下,挣扎着爬起来坐到他腿上,阿宾搂住她,她把头枕在他肩上,阿宾抽来面纸,替她抹去脸上的污迹,俩人对望着,又吻在一起。

“你真的把我弄死了……”钰慧说。

“不会吧,是你弄死我了。”

钰慧低头看他那方才还趾高气扬的大蛇,果然已经死气沉沉。

“啊!坏掉了。”钰慧笑他。

“是哦,怎麽办?”阿宾问。

“没办法,再找一个吧!”钰慧狡黠的说。

“别这样,”阿宾揉着她的**恳求着:“再多给我一次机会!”

钰慧看见他那软软的东西隐约似乎在抬头,她恐惧的爬出他怀里:“不要!”

阿宾跳起来抱住她,钰慧忙说:“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餐。”

“咦?我们不是才吃过烧饼油条吗?”阿宾涎着脸说。

“要死了……”钰慧红了脸:“穿上衣服嘛……”

阿宾不舍的放开她,俩人穿好衣服,钰慧揽着阿宾的臂弯,一边出门,一边笑着:“我真的想吃烧饼油条。”

阿宾便扯着她又要回房,钰慧咯咯的笑打他,一起下楼去了。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bnc的钢笔墨水,瓶身已经四分五裂,墨水洒泼了一地,大嫂急忙蹲下来要捡拾碎片,阿宾跑过来,连声说:“我来……我来……”

大嫂肚子那麽大,当然不方便去处理地上的污迹,阿宾抽来一堆卫生纸,先将墨水吸乾,再将玻璃片一一捡起,大嫂虽然不能帮上忙,还是蹲在那里看着他,因为肚皮的阻挡,她不能像平常一样端庄的并腿侧蹲,只能张开双腿箕踞,她的裙子偏偏又不长,阿宾做着事,忍不住用斜眼去窥探她的裙底,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一颗心又“咚咚咚”的蹦跳起来。

大嫂自慰完了,生理冲动暂时得到满足,她顺便酣睡了一下,醒来时整理衣衫,却发xian

那内裤湿得黏腻肮脏不能再穿,房里虽然有一些旧衣,但却没有适合的内裤,心想算了,不穿大概也没有关系,便直接光着屁股,放下裙摆,出房间来了。

阿宾从大嫂的腿间看进去,交错的毛发又浓又密,天哪,大嫂没穿裤子,胖嘟嘟的两条白大腿含夹着馒头般的肉穴,在阴暗的草丛下隐约见到赭红色的小缝。

阿宾手上在收纳着破片,两眼贼贼的盯牢那神mi

处不放,大老二在裤子里又胀得苦硬,心情已经忍耐到极限边缘。

“啊呀!”大嫂说:“你看,连脚都弄脏了……”

果然大嫂的脚踝腿肚上,都被溅污了点点的墨斑,她低头审视着,突然看见自己裸裎裎的下阴,才醒起现在是没穿内裤的,而且怕早已被阿宾看的清清楚楚。

她羞红了脸,压膝撑臂想要站起来,阿宾知dao

机会不再,突然转蹲到大嫂面前,趁她还来不及动作,一把捞向她的腿间,摸在**上,果不其然,那儿还有丝丝的潮湿感觉。他立ke

将指头按进夹缝里,曲着关节挑动着。

“啊!”大嫂惊呼起来:“阿宾,你做什麽?”

阿宾不理她,只管在她肉片上掏着,大嫂突然牙酸起来,她下意识的抵御着,抬起屁股要躲避,阿宾的手掌如影随形,黏住她的**不放,而且挖得更深入。

“啊……”大嫂难过的说:“阿宾……你在做什麽……?”

阿宾只管轻拢慢拈抹复挑,大嫂抓住他的肩膀,屁股还挺翘在半空中,人却急急的喘吁起来。

“啊……阿宾……”大嫂不知dao

要说什麽。

“大嫂,”换阿宾问了:“我在做什麽?”

大嫂才平静没多久的春潮又开始澎湃激荡,阿宾的指头已经深入到她的**儿中,抠搔着她内里的细褶子。

“大嫂,”阿宾又问了:“我在做什麽呀?”

“你……你坏……”大嫂皱紧了双眉,说:“我……我要告su

钰慧……”

阿宾的手掌摸到一大堆刚泌出的浪水,晓得她口是心非,便吻上她的脸颊,大嫂用明亮的大眼睛看他,也不闪避,阿宾又吻上她的嘴,她默默的承接着,阿宾和她kiss在一起,同时扶她站起来,手指却仍然挖在她的**里。

“唔……唔……”大嫂哼着。

“走,我帮你洗脚。”阿宾说。

可是阿宾却不将指头拔出来,只搂着她向一旁的小浴室走去。大嫂被他玩得四肢无力,哪里走得动,阿宾搀着她向前走,大嫂一边走,一边“嗯……哦……”不停。

好容易走到小浴室,四楼平时因为没有人住,设备比较简单,也没有浴缸,只有一只莲蓬花洒。阿宾这才将指头抽离大嫂的窄门,他让大嫂扶着墙站着,他蹲在背後,脱去大嫂的平底鞋,拉起大嫂的裙角要她提着,其实她的裙子已经很短了,但是阿宾还是要她提好,大嫂就乖乖的听话,让雪白的大屁股对着阿宾。

阿宾打开龙头,将莲蓬水花喷到她的脚上,帮她冲去墨水痕迹,同时也在她小腿上到处摸着。不久那墨水就都洗掉了,阿宾关上龙头,双手却还是细细地在大嫂腿上摸索着,而且向上攀升到大腿这里来,大嫂的身体旷时日久,被他摸得春心荡漾,将头倚在墙上,一语不发的任他轻薄。

阿宾再揉上大嫂的屁股,那臃肿的两片肥肉,现在两边都被扯出妊娠纹,阿宾伸舌头在上面舔着,大嫂麻痒难当,轻摇腰枝抗议。

阿宾站起来,两手从裙底摸进大嫂的腰侧,再向前环搂着肚皮抱着她,说:“好大啊……大嫂……”

“是男生。”大嫂说。

阿宾的手又向上钻,捧住大嫂两只**,大嫂穿着孕妇用的全罩杯内衣,阿宾将它捋到上面,手指找到**头,用力得捏着。

大嫂“唔……唔……”的,不知dao

是舒服还是痛,阿宾抽出双手,去拉大嫂背後的衣链,然後将孕妇装向上撩起,大嫂顺从地提起双臂让他脱去,阿宾将衣服放在头顶的架子上,再将她的胸罩也解下,於是一个**裸的大肚妇呈现在眼前。

大嫂不敢看他,趴在墙上将脸躲进臂弯中,她听见後面的布料磨擦声,知dao

阿宾正在脱衣服,她更不敢回头了。

不久之後,她感到阿宾贴上来了,屁股上有他热烫的东西触着,她配合的张开双腿,阿宾就将那东西顶在她最需yao

得地方,她“啊……啊……”的叫出来,阿宾开始侵入她,她那儿许久没有男人造访,十分欢迎,不由自主的摇挺着来接纳,一截,又一截,再一截,哦!顶到终点了,她更快乐的再“啊……”一声,没想道阿宾仍然在向前推,更深了,压迫得花心都扁了,还来,天哪!抵到心儿口了。

“啊……阿宾……”大嫂忍不住回头说:“啊……你……究竟还有多少┅┅?”

“嗯……”阿宾将仅剩的一小段也插进去:“都给大嫂了。”

“哦……天哪……要命了……”

大嫂将屁股翘高,阿宾开始抽送,大嫂受到大肚皮的影响,只能让阿宾自己摆动,阿宾用力而缓慢的把长**送进拉出,以防她的身体受不了,才不过一二十下,大嫂浓稠的分泌就沾得俩人下体都黏糊糊的。

“大嫂,怎麽这样骚呢?”阿宾摇着屁股问。

“都……都是你啦……啊……啊……”

“还怪我,”阿宾拆穿她的秘密:“我刚才有看见大嫂哦……在房里……光着屁股……在……在……在不知dao

干什麽……摇啊摇的……叫啊叫的……为什麽啊?大嫂生病吗?”

“啊……”大嫂羞极交加:“你……你……你……偷看我……啊……”

“大嫂骚不骚呢……”阿宾取笑她。

“你……你……你这坏蛋……啊呦……啊呦……哦……”大嫂哼着说:“大坏蛋……啊……啊……好深哪……哦……将来……钰慧怀孕……嗯……嗯┅┅你再看她骚不骚……啊……啊……好舒服啊……啊……”

浴室的侧墙有一面半身镜,虽然布满灰尘,阿宾还是可以看见镜中反映出大嫂趴在墙上,他从背後进去的模样,阿宾兴奋的将**一下一下的干着,两手去玩大嫂的屁股,不久又去玩她的**房,摸得大嫂也是到处搔痒,噫欷不已。

“亲亲嫂嫂,”阿宾又问:“大哥爱你的还不够吗?”

“呸……,谁是你的……哦……你的……亲亲嫂嫂……哦……”大嫂啐他:“我老公……哦……最近不敢碰我……他怕……啊……啊……怕对胎儿不好……我……我快二个月没有了……啊……啊……深一点……啊……”

“真的?那我们这样会不会也不好?我还是拔出来了罢!”阿宾说。

“不行,不行,”大嫂可着急了:“不会不好……啊……啊……再插……再插……哦……哦……对……乖弟弟……哦……我还有一个多月……哦……嫂嫂好可怜……嗯……天天都想要……啊……天天都……好想要……乖弟弟……啊……啊……只有你疼我……不然……嫂嫂会浪坏的……啊……啊……”

阿宾将身体轻轻弯贴到她背上,两手仍然玩弄着她的**,嘴巴去吻她的脸颊,大嫂转头过来,眯着美目享shou

他的亲吻,他将她的脖子腮帮都吻个够。

“哦……”大嫂仰着脸问:“好阿宾……大嫂这样……好丑哦……嗯……嗯……你为什麽还来爱我……”

“怀孕哪里丑?很美啊……”阿宾快快的插着说:“大嫂没怀孕的时候很漂亮,怀孕了更漂亮,唔……嫂嫂好有弹性啊……嫂嫂永远是美丽的……”

“啊……啊……真的……?”大嫂被干得太舒服了:“嘴真甜……啊……啊……小慧一定是……啊……啊……这样被你……拐上的……噢……噢……哎……我……我……我快了……弟弟……弟弟……”

阿宾听到她的催促,连忙将双手扶住她肚皮的两侧,才更加快速度和力量弄,整间浴室“渍渍漕漕”的尽是插穴的声响。

“啊……啊……我……我来了……啊……啊……真好……啊……好**┅┅哦……哦……天哪……弄死我了……唔……唔……”

大嫂咕噜的又是一大股浪水冒出,她不会喷,却总是一大滩一大滩的流,阿宾停下来,问她:“嫂嫂累不累?”

“嗯……嗯……”大嫂喘着:“我不能再撑下去……我要休息一下……”

阿宾将**抽出来,大嫂用手来套着那湿黏黏、又粗又长的**子,她转身靠着墙壁说:“啊,年轻真好。”

阿宾又低头去吻她,她说:“天不早了,我再去替你弄一点吃的,阿宾乖,嫂嫂休息一下再和你好。”

“没关系,谢谢大嫂。”阿宾说。

大嫂捏了捏那铁棒一样的**,笑说:“没关系?小鬼,你骗谁?”

俩人同时对笑起来,又吻在一起。阿宾再拉来莲蓬,将俩人身上都冲乾净,他光着身子跑到三楼钰慧房里拿了毛巾上来,将大嫂和自己都抹乾,穿回衣服,大嫂下楼去准bei

晚餐,他继xu

刚才的打包工作。

他很快的完成最後一箱的封装,走到一楼,大嫂在厨房轻巧的炒着菜,看见他来,便问说:“我们吃炒饭,好吗?”

“好啊!”

他就站在厨房门口看大嫂忙来忙去,大嫂不时回头对他一笑。後来饭弄好了,大嫂将它们舀分成两碟,端过来小餐桌上,阿宾上来将大嫂抱住,说:“好香啊!”

“菜香还是大嫂香?”大嫂问:“快吃吧!”

“吃饭还是吃大嫂?”阿宾也问。

大嫂拧了他的鼻子一下,转身去放好锅铲,回来一同坐在餐桌边,阿宾已经狼吞虎咽起来,大嫂看他好吃的样子,不免也觉得很高兴。

阿宾很快吃完了,大嫂却细嚼慢咽,还在一小勺一小勺的吃着,阿宾拉着椅子坐到她身边,有趣的抚摸着她的肚子。

大嫂吃了半碟,说饱了,阿宾脑中打着坏主意,正不知dao

要怎麽开口,大嫂看他表情古怪,笑笑的轻拍了他一下脸颊,然後垫脚坐上小餐桌,将两腿抱起。

大嫂自然还是没穿内裤,阿宾雀跃起来,知dao

她同意可以继xu

浴室里未完成的游戏,他走过来便要脱衣服,大嫂却阻止他:“别脱,天渐渐黑了,我老公他们随时都会回来。”

阿宾心想有理,便扯下裤炼,拖出软软的死蛇,大嫂伸手来摸揉了几下,它就硬生生的挺起,大嫂说:“你这玩意儿,小慧怎麽受得了?”

阿宾凑到她耳边说:“受不了有大嫂帮忙!”

大嫂不免又呸了他一口,她提着阿宾的棍头,拉过来磨在自己的穴眼,没多久那浪水就淹出肉缝,阿宾向前一挤,顺利的滑穿进去,大嫂体验着那美感,慢慢的向後躺到餐桌上。

阿宾扶着大嫂的两膝,低头看见**在肥穴中进进出出,视觉刺激引动高昂的情绪,现在大嫂躺得四平八稳的,不用像在浴室里面时还怕她摔倒,於是长驱直入,大大方方的起来。

大嫂也马上就感觉到比刚才更强的快乐,“唔唔”的阖眼乱哼着,阿宾马不停蹄,回回见底,干得大嫂美上了天。

“啊……阿宾,”大嫂说:“对不起……我没办法帮你动……啊……啊┅┅你得要多……多疼爱大嫂啊……”

“不会的,嫂嫂,”阿宾说:“你里头好紧凑,我也很舒服的。”

大嫂因为妊娠,子宫和膣道都容易充血,感觉非常敏锐。

“哦……阿宾……啊……你真好……啊……把大嫂……啊……几天的浪水都……都掏出来吧……啊……大嫂喜欢你……啊……好舒服……哦……”

阿宾将**退到最後,再狠狠的插入。

“唔……唔……对……干死嫂嫂好了……啊……啊……美死我了……啊┅┅啊……每次……都……啊……插到最里面……啊……冤家啊……乖弟弟……嫂嫂爱你啊……再用力……啊……啊……”

大嫂眉头紧皱,好像很难过,嘴儿却笑咧咧的,又好像很快乐。阿宾偶而将**滑出穴口外游荡着,大嫂急忙来抓,马上将它塞回肉缝里,敦促阿宾快快抽动。

“好弟弟……啊……”

阿宾想起当初去迎新娘时,大嫂一袭白纱华艳无比,没想到现在却在他身下娇啼着,不禁更加兴奋。

“哦……乖阿宾……快快把嫂嫂干上天……啊……啊……嫂嫂要你……天天要你……啊……啊……对……再快……啊……我要丢……我要丢……啊……啊……”

浪声没完,果然就又是骚水泉涌,这时却听见门口传来刹车声。

“啊呀……他们回来了……”大嫂着急的说:“啊……啊……停下来……”

阿宾却不肯,他发狂的捧着大嫂猛干,插得她哇哇乱叫。

“啊……啊……不要……啊……啊……老天……哦……我从来没这样过┅┅啊……啊……从来没这样舒服过……啊……啊……哦……哦……又……又┅┅又来了……吧……啊……亲弟弟……啊……啊……干死姐姐了……啊……”

终於阿宾也**连连抖跳,射出精来了。

“嫂嫂,美嫂嫂……”他深抵着大嫂。

“大坏蛋……”大嫂埋怨他。

他将大嫂扶起,大嫂说:“你快穿好裤子,回四楼去,我去开门。”

阿宾心想这样安排的确很自然,於是转身就爬上楼梯,忽然他想起一件事,他喊:“大嫂!”

“嗯?”大嫂快走到门口了,回头答ying

着。

“大嫂,你肚子那麽挺,是怀孕几个月了?”

“快八个月……”

阿宾问:“咦?你们不是才结婚半年吗?这可稀奇了?”

“你……你管我!”大嫂红了脸,不再理他。

阿宾笑嘻嘻的继xu

往楼上爬,他想,大概是因为医学发达吧!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upline.cn

4648

少年阿宾三个臭皮匠

少年阿宾三个臭皮匠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1999。03。21

钰慧家的搬迁一共忙了四天,除了高雄老宅还剩下一堆不要用的东西留着,总算大致上移迁妥当了。

第四天上午,钰宪再到高雄去载运最後的家俱,阿宾留下帮钰慧整理新房间。中午钰慧家依照习俗要入厝拜拜,晚上宴请亲朋好友,所以大家都在忙着。

其实钰慧在这两天都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再没有什麽好做的,阿宾只是找机会和她在一起。阿宾和钰慧明天都得要回台北,钰慧她们科要去毕业旅行,阿宾班上的毕业旅行则排在寒假,所以俩人还是必须短暂分离。

钰慧趁着换新房,跟爸爸要了一部电脑,这两天刚装好,一早俩人到果园去散步了一圈回来,正好躲在房里玩电脑游戏。

新屋总共有两层楼,因为建地很宽阔,一楼有大小两客厅,厨房餐厅,还有一间大房间摆着桌球撞球两用的台子,另一间小和室是打麻将用的,大家的卧房都排在二楼,钰慧的房间在最里面,小套房附卫浴,还有着一个小小的後阳台,向外眺望,一片青葱翠绿,view相当漂亮。

阿宾和钰慧坐在电脑桌前,钰慧慵懒地赖在他怀里,俩人玩着俄罗斯双打。钰慧意兴阑珊,不停的死关,阿宾停下手来,将她拥bao

着,她将脸藏在阿宾心口,将指甲伸进衣缝中抠他的胸膛。

阿宾低头看着心爱的女友,用手掌摩着她的脸颊,钰慧笑了笑,闭上眼睛。

“要不要喝仙草蜜?”阿宾轻声问她,桌旁摆着两碗仙草蜜,凉冰冰的还在沁结水珠。

钰慧摇摇头。

“我喂你。”阿宾说。

阿宾端起其中一碗,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然後嘟着嘴,往钰慧唇上凑。钰慧假意的轻轻挣扎,嘤咛一声,就接上了阿宾的嘴,阿宾一点一滴的度给她,甜甜的蜜汁,带着清凉的颗粒,钰慧慢慢的吸咽下去。俩人就这样的相互吐哺着,没多久便喝完了一碗。

阿宾将碗放回桌上,钰慧摇了摇他的肩,表示还要,阿宾便要去端另外一碗,钰慧却“嗯”的扭捏起来,仰脸噘着嘴,阿宾才知dao

,原来她是在索吻。

阿宾仍然用手掌摩着她的脸,望着她红嫣的面颊,细致的肌肤,钰慧等了半晌,睁眼却看见阿宾正盯着自己瞧,心中一醉,手臂攀过他的脖子,移樽就教,自己将他搂下来亲在嘴上。

钰慧自动的吐出小舌头,让阿宾轻轻的吮着,阿宾用嘴唇缓缓的套舔着那柔软的尖端,钰慧腰枝放松,全身都依偎给阿宾抱住,阿宾左手撑搂着她的上半身,右手在她腰腹间摸索,钰慧边承着吻,边也用小手在阿宾胸膛抚弄。

阿宾的吻逐渐从温柔转为热情,他开始用力的吸食钰慧的舌尖,还轻咬它,钰慧吃痛缩回去了,他便反客为主,改由他伸舌侵入到钰慧的嘴里,钰慧的香舌推他不走,只好屈服的和他委蛇起来,两舌你来我往,津液交融,嘴儿密不透风,彷佛四片嘴唇天生就是黏在一起似的。

钰慧像头小猫咪一样,在他怀里轻轻的喵呜撒娇着,阿宾的手向上移动,摸到他一只手掌都握不完的肉球上。钰慧不退反进,挺高胸脯,迎候情郎的亲抚,阿宾爱怜的推揉捏拿着,钰慧眯眼松眉,满脸陶醉的神情。

阿宾摸了一阵,轻轻解开她上衣胸前的钮扣,钰慧诈作不知,任由他去胡来,他将手伸进衣内,挪开内衣,结实的按捺在软绵绵的**上。钰慧还来不及吐出一口大气,阿宾便将四指住**,拇指在**上飞快的捻拨,钰慧忍不住机伶伶的连串冷颤,“噢”出声来,但是她和阿宾还在腻着亲吻,那声音只是沉郁回荡在俩人嘴中。

阿宾熟练的将钰慧左边的衣襟拉开,露出颤巍巍的**,他抬起头,痴贪地望着那白皙的圆球,钰慧伸手托起**的下缘,又挺了挺胸,阿宾识趣的将她搂高,一头栽进她怀中,对着**亲吻起来。

阿宾故yi

先不理会那已经硬化了的小奶头,只在乳晕边边上舐着,钰慧摇动身体,设法想把那小豆子塞进他的嘴中,阿宾左闪右躲,偶而用舌头去轻触它一下,钰慧心更慌了,只好开口求饶:“宾,吃我。”

阿宾这才像青蛙一样张嘴将**捕食进去,细细的吮着,轻轻的啮着,钰慧“哦”的浮起微笑,又将阿宾的头抱住,弯下脖子,也在阿宾的耳朵上舔起来。

俩人尽li

的疼爱取悦对方,阿宾更将钰慧的钮扣又多解开二只,拨开衣服,让她的右乳也一并裸现,他抬起头,靠着身体拥bao

的力量将她的一双美乳挤在一起,张开拇指和食指,一边一个,同时搔捻起钰慧的两颗奶头?

,更新快、无弹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师叔万万岁(东南俗人) 重生2011(独钓长江雪) 穿越后既来之则安之的日子(榴莲只吃皮) 九转霸体(锦鲤娘娘) 大唐第一世家(晴了) 重回过去从放牧开始(流浪之袋鼠) 一路高升(锦猪) 权谋有道(锦猪) 农家小子闯红尘(锦猪) 我的极品娇妻(锦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