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少年阿宾(全) 上一章 | 返回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TXT下载

第 18 部分阅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作者:赵氏嫡女      更新:2020-05-29 14:55:33     

推荐阅读:少年阿滨文全(Ben) 每天激情时(高H、NP)(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H) 女婿与岳母(摩丝) 少妇之白洁(白洁) 污文(污到你湿透) 刮伦小说大全(好大好涨水多) 淫男乱女(笨蛋英子) 最美儿媳(冲天炮) 少年阿宾(全)(赵氏嫡女) 盲人按摩师 苏倩(苏倩许文)

钰慧“唉哟”一声,两手赶紧护住失去屏障的**,宏铭弃掉她残破的内裤,跪在地上,冲动的在解去自己的裤头,用力一褪,连内裤都一起脱下,他抓住钰慧的双手一分,钰慧便无险可守,他把那烘烘烫烫的**凑在她的**上,俩人又都同时起了鸡皮疙瘩,他冒然的往里一送,却是窒碍难行,弄得钰慧痛苦的皱起眉头。原来钰慧虽然里外湿透,他却乾燥无比,宏铭几次总是插不进去,但总算把前半截都弄得够润滑了,最後一次攻坚,终於畅通无阻,整根**没留空隙的进钰慧身体内。

宏铭和钰慧同时舒服的喘了口气,特别是宏铭第一次尝到男女间绝佳美味,对象又是深深单恋着的钰慧,从心理到身理,全都痛快万分,他将**紧紧的抵实在钰慧的**儿中,享shou

那一生难得的经验。

钰慧被小男孩半暴力的迫使就范,也产生一种微妙的快感,男生的**都已经进到体内,多说无益,便由他去吧!

翠凤光着屁股被架伏在流理台上,正熹已经从裤炼缝中掏出**,他的**弯翘得异於常人,弧度十分夸张。他就显然比宏铭有经验多了,他将**先触在翠凤的洞口,磨来磨去让翠凤难过不已,当他觉得时机够成熟了,就把**逐渐的推进她肉里,他睁大眼睛,看着翠凤的**将红红亮亮的**吞没,实在太过瘾了,他稍稍退出,正准bei

一举夺走她的处女身,偏偏墙上的对讲机在这时刺耳的“铃铃”响起。

“喂……”正熹恨恨的将话筒抓过来,应答着。

“宏铭在那里吗?”是守柜台的小姐。

“没有!”他没好气的回她。

“没有……?戴小姐在找他,”对讲机那一头说:“那……我到厢房去找找看好了。”

这怎麽可以!宏铭上班时间和钰慧躲在厢房,如果被发xian

那就糟了,正熹立ke

说:“不……不用,我替你去找他好了!”

他挂上话筒,不得已的把**和**分开,扶好翠凤,告su

她等他一会马上回来,穿好裤子,就匆匆的往宏铭在的那房间去了。

翠凤在紧要关头被弃而不顾,一脸愕然还不知dao

发生什麽事,只好可怜兮兮的自个儿转背着门口,弯下腰来,想要将内裤穿好。忽然一阵晃动,又被人从後面抱住,正熹怎麽真的快去快回?她回过头想要问他,却吓了一大跳,那人不是正熹,是他哥哥正凯。

翠凤急忙挣动,正凯却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提抱到流理台上,回复刚才等候的姿势,并且一手压制着她的背,让她不能起来,另一手在裤档中找到**拿出来,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弟,正凯的**也是滑稽的转着大弯。

当然翠凤看不到那景像,她只觉得正凯也和正熹一样,将一根**子的前端在她敏感的阴门上逗来逗去,惹得她十分舒服,恍忽之间,她竟然分不出正熹和正凯的差别了,快乐的感觉一步步的漫延全身,她禁不住热切的期待着,期待下一刻还会有什麽意wai

的畅美。

突然一阵剧烈的刺穿,翠凤痛楚难忍,“哇……”的大叫起来,正凯已经突po

了她那一层膜,正式的占有了她。

正凯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当**全部都插满她的穴儿时,才放开压着她背的手,抚在她的脸颊上,抹走她的泪水,温柔的说:“乖,一会就不痛了。”

翠凤真的是很好哄的女孩,正凯不停的对她轻声说一些贴心话,她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而且正凯也不停的偷偷抽动**,让它缓缓地在她紧凑的膣腔中来回拔出送入,说也奇怪,方才她还疼得死去活来,一转眼却马上就没有了苦涩感,取而代之的是新奇而充实的满胀舒坦,她为此犹豫的回头看着正凯,正凯正也看着她,她脸儿突然羞得通红,立时又转头回去,脖子压得低低的,不敢抬起。

宏铭压在钰慧身上,**歇都不歇的在她**中快速的抽动着,钰慧想要压抑那恼人的舒服感觉,却反而越来越难忍,他的每一刺进退出都让她酸麻十足,更何况他干得那麽凶,终於她防线全面崩溃,欢愉的叫出声来。

“啊……啊……宏铭……啊……啊……”

“舒服吗?慧姐。”

“哦……哦……舒服……很舒服……宏铭很棒……啊……”

宏铭得到赞美,更是拼命的埋头苦干,插得钰慧水花四溅,穴儿不停的收缩抽。

“啊……啊……很好……很好……啊……宏铭……好弟弟……太美了……啊……啊……姐姐……姐姐……不妙了……啊……啊……”

钰慧一直就是这样脆弱,没几回合,已经**了一次。

“咚咚咚!!”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宏铭!宏铭!”是正熹在外面叫他。

宏铭和钰慧都吃了一惊,他连忙回答:“什……什麽?”

“diana在找你,你先出来一下吧!”正熹说。

宏铭**还硬得厉害,如何能半途而废,钰慧趁机会将他推走开来,拍了拍他的脸,温柔的说:“快去吧!”

他只好站起来整理过衣服,告su

钰慧说:“姐姐,一定要等我回来!”

然後他推门出去,正熹等在那里:“在她办公室,不知dao

什麽事!”

宏铭一脸不高兴,往办公室走去。正熹等他走过转弯处之後,就开门进到厢房,钰慧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整里头发,看见他进来免不了脸红了一下,故做镇定的跟他随口问候一声。

正熹看着钰慧,他当然也喜欢钰慧,只是钰慧根本从来不理他,他当然更知dao

钰慧和宏铭几分钟前在搞什麽鬼,他刚才和翠凤的亲热也是活生生被打断,火儿还没退呢,瞧着钰慧红润的双颊,前凸後翘的体态,他不免想入非非。

钰慧见他色眯眯的望着自己,心底有点发毛,便站起来想走出厢房,突然发xian

刚才被宏铭撕破的内裤,正该死的躺在地上还没收,正熹也看见了,这小东西让他产生无比的冲动,他向钰慧扑去,俩人都跌倒到地毯上面,正熹三两下找到她短裙的扣头,不礼貌的强解开来,在钰慧的反抗中,硬将它脱去。

於是钰慧便**了下身,她像熟虾一样的卷曲身体,不愿让正熹看见,正熹却搂住她,从她的屁股後面向前摸到**,真是防不胜防,她那儿还湿着呢,正熹的中指要命的准准抠在她阴蒂上,没多久前刚泄过的穴儿马上又活络了起来。

“不要……”她作垂死讨饶。

正熹岂会心软,他还是利用中指,快速的插进钰慧的**里,狠狠的掏了几十下,将钰慧挖的哇哇大叫,然後他将那中指举到鼻头嗅了嗅,没有精液的味道,看来宏铭并没有完事,便放心的掉头侧卧朝着钰慧的屁股,手臂撑穿开她的大腿,一口就往她的**吃去。

钰慧最怕男人的这招,穴儿已经不听话的泛起汹涌春潮,正熹舌头灵巧地在大小**间**,钰慧就用不停的浪水报答他,虽然嘴巴上还是虚伪的直说不要,身体却诚恳的供出了实情。

正熹见钰慧浪态渐露,就放开她被他挽抱着的大腿,钰慧果然并不逃跑,他又舐了一会儿,钰慧开始“嗯……嗯……”的哼起,他故yi

停下来不动,钰慧就轻摇着屁股表示难耐,正熹不理会她,钰慧心里头着急,却不敢要他来舔,屁股越摇越用力,正熹依然不动如山,她终於不顾脸皮了,出声请求他。

“嗯……嗯……舔……再舔我嘛……”

正熹不理。

“正熹……好弟弟……舔舔我啦……好不好……”

正熹听她称呼得亲热,才满yi

的再伸舌头替她舔上去。

“哦……哦……正熹……正熹……对……对……好舒服……姐姐喜欢你┅┅啊……啊……深一点……深……对……像这样……啊……啊……舒服死人了……啊……啊……好情人……好爽啊……啊……天啊……天啊……我……我┅┅正熹……啊……我要……我要……啊……我要你……”

钰慧放浪形骸,纵声高叫,幸好ktv的隔间防音效果都很好,传不到外面。正熹知dao

她骚极了,就爬起身来,将她也扶起,要她站直双腿,再把腰身弯伏到沙发上面,那沙发矮矮的,因此钰慧的屁股就变成十分淫荡的角度翘着,正熹解开裤带,这一次他将下身都脱光,那弯弯硬硬的**摇摆不定,他将**对准钰慧的穴口,俩人都已经准bei

充份,他向前一突,就亲蜜的接合在一起,交媾开来。

“啊……啊……好……真好……啊……正……正熹……亲弟弟……美死姐姐了……你真会……哦……对……用力插……哦……姐姐不怕……啊……越用力越爽……啊……啊……”

钰慧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麽骚浪,这一切要怪阿宾,整个寒假钰慧都芳心寂寞,眼看就可以相见了,却被别人轮流地把**挑逗得无法收拾,现在插都插了,还管什麽,爽够了再说。

“噢……噢……我好美……好美……啊……啊……咦?……正熹……你再插啊……不要停嘛……”

“不要!”正熹说:“我要你自己动。”

钰慧快被他整死了,只好自己前後摇动着身体,让**进进出出,可是她还是骚得难过,她再次柔声地恳求正熹说:“好弟弟……你插我嘛……”

其实正熹是因为觉得快要射出来,所以才突然煞车,然而她的媚态实在让他忍不了,他猛的捧住钰慧的屁股,疯狂的**不停,钰慧乐得两腿发抖,尿尿一般的浪水顺着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哦……哦……好弟弟……真勇猛……啊……姐姐真的浪透了……啊……我要丢了……快……再多插我几下……让我飞上去……啊……啊……”

“好姐姐,”正熹也快完蛋了,他喘着说:“射进你里面可不可以?”

“可以……可以……啊……啊……我……我来了……啊……啊……”

同一时间,正熹的**突突的跳了跳,一口一口的吐着浓痰,射精了。

而正凯的**还插在翠凤的小嫩穴动个不停,翠凤实在觉的很受用,可是不敢叫也不会叫,她只觉得下面无比臊热,正凯的抽送使她全身都很痛快,她好像坐云宵飞车一样的一下又一下的高低起伏,也好像陷进了一个无底深坑一样的没有终止地疾速跌入,她只能“啊……啊……”的呼唤着,面临着未知结局的神mi

之境。

但是终点还是来了,正凯轻哮了一声,然後就不动了,只是这样,翠凤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只是这样?

正凯拔出软化了的**,又对翠凤说了一些肉麻的话,翠凤变得很冷静,并不理会他说什麽,只是自己擦拭身体穿好衣服,正凯罗嗦了半天,就离开厨房了,翠凤继xu

去切她还没切完的柳丁,心中忽然一阵酸,两行热泪滑过了她红的脸蛋儿,滴在手背上面。

正熹陪钰慧出来到大堂,钰慧不可能再留下来等宏铭了,否则场面恐怕难以收拾,正好文强到了要来接她,她急忙的跑过去挽在文强臂上,头也不回的出门而去。

没事了吗?

不!宏铭进到办公室,事情还多着呢!

宏铭心不甘情不愿,将硬**藏在裤中,踏进办公室里,diana见他进来,要他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diana把手上的事情稍微close一下,然後也坐到他的旁边,训起话来了。她责备他最近工作粗心,有好几件客人的投诉,虽然寒假就要结束,她要他在工作期间还是要专心做事,不要时常犯错。

宏铭一心只牵挂钰慧,不晓得这时候钰慧已经在正熹的玩弄下婉转娇啼着,diana却越念越多,他左耳进右耳出,根本听不进去,只是一颗头机械式的点着点着,突然注意到,diana的前襟敞着二颗钮扣,其实她的上衣平时就都是这麽穿,宏铭却第一次如此靠近的看着她,发xian

她因为双肘压在膝盖上和自己说话,只看到肥孜孜的胸部没有保留的曝光出来,diana卅馀岁,娃娃脸妈妈身,其实她就是钰慧那王叔叔的情妇,身上也有一种掩不住的风骚气质。

宏铭目不转睛,看见白肉周围有胸罩的蕾丝边,但只是罩住了丰满**的下半,那泛红而满涨的白皙嫩肉,以及鲜红微露的奶头,全部清晰地、活色生香地呈现在宏铭眼前,他原来就硬着的大**因此更加亢奋。

diana说话间发xian

宏铭表情凝滞,直愣愣的双眼正猛盯着她因弯腰前倾的饱实胸部。她俏美白晰的脸儿,顿时浮起两朵红云,心头也卜卜乱跳不停,被年轻的男孩看见自己傲人的本钱,不禁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她当然知dao

自己胸部丰满,一直都会引得男人注目,但是被这样子近距离的眼光的侵犯,倒是比较少有,让她起了一种意wai

感受,她觉得宏铭的目光彷佛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在揉握自己的**一样。心理阵阵悸动,**不禁坚挺起来,一股热流自丹田而起,私处竟然已经湿润。

她粉脸娇羞,不自在地娇嗔道:“宏铭……你……你眼睛在看哪里?”

宏铭猛的回过神来,说:“对不起,diana,我……你……你实在很好kan

。”

diana身上飘散着成熟少妇清淡幽香,令人陶然欲醉,宏铭有了对钰慧的经验,他大胆的凝视着她,鼓起勇气说:“diana,你的**白嫩嫩的,又饱饱满满的,好可爱。”

diana被他说得一脸煞红,觉的下体更湿了。她本想斥责他,却不自主的说:“**可爱是我的事,你……你又想怎麽样呢?”

宏铭说:“我……我好想摸摸它一把!”

diana听完一怔,宏铭的轻佻言语,令她呼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没想到,只因为这个打工男孩的逾矩挑逗,引动了她内心深处的骚劲,脑海中想像起被男人搓揉**的情形,好像宏铭的双手真的已经在自己的胸前游走,快感涌上心头,两眼轻轻一翻白,激动的造成子宫强烈收缩,突的一阵**,居然什麽事都还没发生,就已经先丢了,三角裤里湿得一塌糊涂。

“宏铭……你……你……”她抚压着喘气而起伏不定的双峰,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宏铭当然不知dao

眼前的成熟美人,已经骚浪成这种程度,还以为她在发怒,他心想一不作二不休,猛地双手抱住diana,吻上她的芳唇,她被他这一突如其来的拥吻,更刺激得如触电般发抖,不禁失声叫道:“不要……唔……唔┅┅”

她全身发直,而且连打着寒噤,当宏铭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和她搅成一团的时候,没用的diana,鼻子轻哼一声,又第二次的丢了。

diana终於想起当经理的尊严,便要推拒宏铭的搂抱,但经过两次秘密**之後,哪里还有半分力qi

?宏铭将左手搂着她并不纤细的腰身,右手伸入半露的胸口衣领内,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下滑,终於握住了她**。

他感到diana浑圆尖挺有弹性,摸起来非常舒服,他的手又捏又揉,玩弄着diana,那亢奋硬翘的大**躲在裤子里是不停的跳动点头。

diana心火如焚,慌乱如麻,娇躯不停的闪躲抗拒,没想到一挣扎,和宏铭肌肤相亲,更引起快感连连,差点又令得她来了第三次**,她娇喘嘘嘘,哼道:“唉……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了手……呀……”

宏铭充耳不闻,原本搂着她腰的那只手,突然改向diana裙子里撩去,行动迅速,立ke

触及丝质三角裤,才发xian

diana早已湿答答、水汪汪一片。

“喔……不……不行……把手拿出来……哎哟……不要这样……太……太过分了……我不……不要……”

diana被他上下夹攻,浑身难受,已经快要失去理智。她双腿张张合合,宏铭乘虚而入,食指中指迅速的拨开三角裤边缝,放肆的指头未受抵抗的一直伸入到湿润的**之内,diana已无力制止,也不愿制止,一阵急喘之後,轻叹一声:“啊……”,刚才强忍住的**,还是来了。

diana全身一酸软,身躯便往後倾,宏铭趁势将她压在沙发上,快速脱掉她那丝质内裤,兴奋和刺激冲击着他们俩人的每一个细胞。

宏铭凝视着她高隆肥满的**上,一大片柔软乌黑的阴毛,细长的肉缝隐然可见,他强分开diana的大腿,那激动的阴蒂还在一突一突,轻轻的抖动。

他慌张的把硬得发痛的**解放出来,顺手拿了沙发上的靠枕垫在她的臀部底下,将她的一双大腿举抬至他的肩上,好让diana的**更形凸起,他存心逗弄她,握住机巴将抵在她的穴口上,利用湿润的**在**四周那鲜嫩的肉上轻轻擦磨着,男女**交合的前奏曲,其所引动的快感迅速传遍diana全身。

diana春情洋溢,她闭上媚眼,苦苦地说:“宏铭……别……别再磨了……我……我受不了……我……好痒……快……快插进来……人家受不了啦……哼……”

宏铭热血贲张,**更加坚硬,他用力往前一干,“唧”的一声,**应声而没。diana双眉紧蹙,明显十分受用。她的两片**紧紧的包夹他的**,这直使宏铭舒服透顶,忘记了钰慧的存zai

他经过曲折的心情起伏,一进就不客气的猛抽猛插,让diana**不已。

“哦……哦……插我……插我……我很浪……啊……再插……别放过我┅┅啊……宏铭……你真好……啊……啊……**最骚了……快把我干死吧……啊……啊……好舒服啊……”

宏铭几时曾听过这麽浪荡的**,不免卖命狂插,把个臀部抛动得紧凑无比。

“唉呀……我完了……我会死……我完了……哥哥插坏我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啊……”

还没停下声音,diana真的又**了,今天确实爽死她了。宏铭初经人事,接连有钰慧和diana,岂能是金刚不坏之身,耳朵听着diana哄人的**,**大胀,肉柱子突长,一股又多又浓的阳精,深深的喷进diana缩张不定的子宫口内。

她们相拥躺在沙发上,diana多情地吻着宏铭。宏铭想起他是来听训的,他问diana说:“经理小姐,我现再没事了吗?”

“没事了,但是还不准你走!”diana闭着眼睛说。

当然宏铭就不走了。

真的没事了。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oo。”小毅说。

孟卉当然知dao

上当了,满脸发烫,埋首回到课桌上,任由小毅再怎麽写字都不理他,小毅写来写去得不到她的反应,有点失望,想向她解释解释,侧起掌心伸手拍拍她的腰,她不为所动,他又拍拍她的腋下,她忍住笑还是不理,小毅福至心灵,用手指在她腋乳交接的地方搔起来,她果然吃吃的耸肩暗笑不止,小毅就再搔重一些,再往前一些,手上却是不一样的感觉,他好奇的反手一摸,马上知dao

已经侵犯到孟卉的身体了。

他的手停在那里,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搔下去,又想要应该要缩回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孟卉仍然趴在桌上,也不知dao

是生气了没有?手上摸着软软的肉,实在太棒了,他的脑子还没作成决定,那左手手掌却宣bu

脱离中央zf指挥,自主的在孟卉**上缓慢的按动起来。

他这时其实只是摸在孟卉的侧面,孟卉并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他按了一会儿,手指屈伸不定,想再往前进占一些,但是手就只有这麽长,他辛苦的挣扎着。

“後来他摸到了吗?”钰慧听得入戏极了,忍不住问。

“後来……後来……”孟卉把脸躲在钰慧的肩膀上:“我把身体向左边让了一下……”

钰慧心想:“没用的小妮子……”

孟卉其实被小毅摸得十分舒服,看他手指抓得那麽着急,就轻侧了身,让他顺利的握住了整只**。小毅再笨也懂得孟卉并没有生气,便温柔的捏来弄去,同学们都在午休,没有人发觉这香艳的情事,小毅就这样快乐地摸到午睡结束。

後来,小毅和孟卉经常会在下课後,等同学都回家了,留在教室里谈心,拉拉小手,亲亲嘴。在午睡时,小毅也常常提议孟卉换位置,孟卉多半都肯答ying

,羞着享shou

小毅的特别服wu

寒假前几天的午休,小毅除了如往常的抚摸之外,还藉着孟卉外套的遮掩,大胆地解开孟卉的上衣中间那颗扣子,伸进食指和中指,去玩弄孟卉的**。

“会舒服吗?”钰慧问。

“不知dao

!”孟卉拒答,那就是说很舒服。

钰慧撩抚着孟卉的鬓发,问说:“那寒假你想不想他?”

孟卉点点头,钰慧又问:“那怎麽办?”

孟卉突然脸更红的像苹果一般,嚅嚅咀咀半天,钰慧知dao

其中必有怪异,就反复一直问,如果是阿宾大概就已经猜出她怎麽办,钰慧现下自然不知,孟卉被她逼问得紧,反正这麽多不敢跟妈妈说的事都说给钰慧听了,就乾脆全部坦白,她两手手指不停的互相勾来扯去,说:“我……我想他……然後……我……自己摸自己……”

钰慧哑然失笑,她从来没试过自慰,不免好奇的侧头去看孟卉,孟卉知dao

钰慧在羞她,便不依的在钰慧身上扭着,钰慧哈哈笑起,孟卉便反问她说:“姐姐在南部难道不会想我表哥吗?”

钰慧承认说:“会啊!”

“那……那你……你就不会……不会……”她吞吞吐吐的问着。

“不会啊,真的不会。”钰慧说:“不然你教我。”

“你……你又笑我。”孟卉呶起嘴。

“不敢!不敢!”钰慧说:“我说真的。”

“真的?”孟卉很怀疑。

钰慧端正跪坐在床上,深深一鞠躬:“小卉老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孟卉反而别扭起来,这事……这事怎麽教呢?

钰慧并肩盘坐到孟卉左侧,她本来就袒裸着胸,这时吸气一挺,问说:“从哪里开始?”

孟卉见她真的要学,好哇,谁怕谁,豁出去了,心想:“来吧!”,便将新胸罩脱了,双手捂着**,告su

钰慧说:“起先都是这样,先在奶奶的周围揉一揉。”

说着便轻轻缓缓地压磨起来,钰慧有样学样,也揉起自己的趐胸。孟卉的确是很有经验,抚弄的动作纯熟而富有节奏,没多久就眯着眼,红着颊,显然已经开始产生反应。钰慧就不行了,荒腔走板,一点感觉也没有,她束手无策,便向孟卉求教。

孟卉的鼻息略略有些粗重,她建议说:“你……你就心里想着表哥嘛……想表哥跟你亲热……”

钰慧心想言之有理,便试试看,不过摸了半晌,还是无动於衷。

说也奇怪,钰慧明明十分容易动情,阿宾稍微给她挑逗,她用不了多久便无法收拾,春情荡漾,对文强也是,连其他男人,甚至那次淑华摸她都一样,才几下就能令她人仰马翻,骚浪不堪,但是偏偏对自己的疼爱没有感觉。再看看孟卉已经开始撑不住了,腰杆儿逐渐软下,散散的仰躺在床上,两只小腿却反勾着被压在大腿下面,那小**当然因此而贲起如丘,大腿也难以靠拢,钰慧看见她白色蓝点的三角裤底,有一些潮湿的渍迹。

钰慧既然徒劳无功,想来是缺乏天份,不学也罢。孟卉正开始有好的成绩,便再坐靠近她一点儿去观看,孟卉正好托出**用拇指食指在捏着,钰慧顽皮,用手心去在她左边被夹出的奶头上磨着,孟卉怎能忍受,“嗯……嗯……”的小声**着。

钰慧觉得她的**在手心底下软中带硬,弄得手掌也痒痒的,不如将孟卉的小手移开,替她整只都按摩揉搓,果然孟卉更快乐了,她媚眼惺忪,水汪汪迷蒙蒙的直勾着钰慧,嘴里叫着:“姐姐……”,钰慧都被她瞧得怦然心动,她想:“乖乖,这孟卉再过几年非迷死男人不可。”

她低头凑到孟卉脸旁,想起和男人亲热时最渴望对方做的事情,便在孟卉耳边说:“小卉,你真美……”

孟卉当场呻吟起来,钰慧又在她的耳垂上亲个不停,还伸舌进去孟卉的耳朵,完全把男人用来对付她的方法泡制在孟卉身上,孟卉更是叫个不停。

“哦……哦……好姐姐……好奇怪……啊……好舒服……啊……慧姐……你真好……哦……好温柔……好美啊……啊……小卉……真快乐……啊……”

钰慧的手在孟卉的两团肉球上游动拈拨,不禁奇怪孟卉自己的手哪里去了,她移眼一看,原来孟卉不知dao

什麽时候早就自己双手捂着私处,手指在那里蠢蠢而动了。

钰慧直起身来,好心的要帮她脱掉内裤,孟卉害羞的拉扯了一阵,终究是让钰慧脱去。孟卉原先稀疏的草地,已经变得丰饶绒绒,浅浅的一层褐褐的细毛,散布着幼幼的水珠。钰慧知她怕羞,先不理她,转头先去吃孟卉的**,然後偷偷用眼角观察她手上的活动。

“喔……姐……你真会弄我……呜……呜……”孟卉一边泣诉着,同时两手在私处不停的骚动,下身也一**的向上轻抛,哪里还有女孩的端庄样。

钰慧纤手从她的肚脐处向下滑行,越过圆巧的小腹,扫过短柔的阴毛,钻进孟卉的掌底,触到她一颗软软突突的小肉芽,就停在那里,并且恶意的绕着按圈,孟卉如坐针毡,浑身直抖,小嘴胡言乱语,已不搞不清东南西北。

“姐姐啊……会死啦……小卉……小卉会……会死掉……啊……啊……好快乐啊……哦……哦……”

孟卉花枝乱颤,但是双手还是交错掩住小**,钰慧在替她揉着要命的那一点,她自己则不断的抚摸**和穴儿口,那骚水源源不断,洒得她双手满是汤汁。

“姐姐……救我……我会……啊……啊……完蛋……啊……救救我……啊……啊……飞起来了……啊……”

钰慧不知dao

要怎麽救她,只好再加一指,捏住她的阴蒂,轻快的捻动,孟卉的屁股因此激动的向上弓起,剧烈的抽着。

“姐姐……啊……姐姐……小卉……小卉死了……啊……我完了……啊┅┅啊……姐啊……啊……”

孟卉越挺越高,钰慧难以置信的看见一小股一小股的浪水,从孟卉的股间喷出,洒在床上地板上,她怀疑地想:“难道我**也是这样的吗?”

孟卉的叫声嘎然而止,身体侧倒在床上大口的喘着气,钰慧的手自然脱离她的身体,抚到她的屁股上,温柔的摸上摸下。

“姐姐骗人,”孟卉无力的说:“你根本没有在学……”

“有什麽关系?”钰慧说:“改天你再教我。”

“才不要!”孟卉说。

俩人亲热嬉闹不已,将内衣裤穿回身上。孟卉又向钰慧倾诉了一些少女的心事,钰慧尽量想办法给她满yi

的指导。

“如果,”孟卉问:“如果他要跟我亲热,我怎麽办?”

“你不愿意给他?”钰慧问。孟卉迟疑着。

“是了,你还可以再等长大一些,那麽……,”钰慧说:“你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代替啊!”

“代替?”

“是啊!”钰慧说:“用手,用小嘴儿……”

孟卉记起上次替阿宾含**的事,她摇摇头说:“我……我不会,姐姐教我。”

教?这会儿换成钰慧头痛了,怎麽教?

“叩叩!”有人敲门。

“钰慧,小卉。”是阿宾的声音。

有了!钰慧拉着孟卉的手,小声说:“别出声,姐姐教你。”

她要孟卉赶快穿件上衣,然後牵着孟卉让她躲进落地窗帘後面,拉了拉那绒布角掩护妥当,才跑去打开一条门缝,门外只有阿宾一个,就开门放他进来。

“孟卉呢?……哇!”阿宾见她只穿内衣裤,不免睁大了眼珠子。

“孟卉出去了,你没瞧见吗?”钰慧撒谎。

阿宾摇摇头,不过他是根本没在听钰慧说什麽,一把就将她抱进怀里,共同跌摔在床上,他迫不及待的吻上她的唇,怪手在她身上四处乱摸。

“这没好样的死鬼!”钰慧心里骂,她可是要来作示范教学的,不能这样让阿宾缠住,否则如何进行下一步?

“别这样嘛!好哥哥!”她靠在阿宾耳边,娇娇地细声说,阿宾骨头差点儿没全趐掉:“等会儿就要吃饭了,别弄乱我,会被人笑的。”

“不行,我忍不住!”阿宾蛮横的说。

“那……”钰慧故作沉吟,提议说:“我用手帮你摸摸。”

“不行,那不够!”阿宾讨价还价:“至少也得用嘴!”

“好吧!”钰慧无奈的说:“谁教你是我的亲亲哥哥呢?”

这温言软语,阿宾一根**早翘得半天高,又硬又酸,他连忙脱去长裤,内裤头一扯,大**顶天立地,迎风孤峙着。钰慧侧撑着头,一手轻轻的挽住肉杆子,试套了两下,那**不免再直楞愣的多抖了抖,钰慧便开始一上一下的捋动起来。

“舔我舔我,你说舔我的。”阿宾催她。

钰慧却慢条斯理的,坐直身体来,右手仍旧帮阿宾套动不停,左手掌心贴在马眼上若即若离的轻触轻触,阿宾几乎要把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那**顶端,涨得是又大又亮,钰慧快速的晃动手掌,她很满yi

自己的成绩。

“舔我!”阿宾又说。

钰慧我行我素,只顾套着**,要是能直接套出精来那就最好了。阿宾岂会不知她的计划,见她不肯来舔,想起围魏救赵的妙策,便伸手穿进她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去搔她的**。

“嗯,别这样!”她虽是嘴上不同意,可没有来阻止。

阿宾用指尖顺着凹缝来回划动,钰慧当然不能忍?

,更新快、无弹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新书推荐:师叔万万岁(东南俗人) 重生2011(独钓长江雪) 穿越后既来之则安之的日子(榴莲只吃皮) 九转霸体(锦鲤娘娘) 大唐第一世家(晴了) 重回过去从放牧开始(流浪之袋鼠) 一路高升(锦猪) 权谋有道(锦猪) 农家小子闯红尘(锦猪) 我的极品娇妻(锦猪)